据说,这本书能教给你一套迅速并准确做出决策的思维框架

发布时间:2017-10-23 11:30      浏览:410
作者:曾梦龙
来源:好奇心日报


就我所遇,最有影响力的思想者便是心理学家理查德•尼斯贝特。他基本上教给了我对整个世界的看法。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异类》《引爆点》作者




作者简介


理查德·尼斯贝特(Richard E. Nisbett):密歇根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世界上颇具名望的心理学家之一。他曾获得美国心理学学会颁发的杰出科学贡献奖,以及其他很多国内外的奖项。他是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成员。他的著作《思维版图》和《认知升级》获得多项大奖,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出版。


书籍摘录


序言(节选)

你花 12 美元买了一张电影票,但是在观影一个半小时之后,你失望地发现影片极其无聊乏味。此刻,你应该坚持留在影院,还是立即离开呢?


你投资了两只股票,其中一只在过去几年一直表现极佳,不断上涨,另一只则让你遭受了微小的损失。眼下你需要一些钱,不得不抛售其中一只股票。你是会卖掉那只成功的股票,以避免被套牢在那只失败股票带来的确定损失里;还是会卖掉失败的股票,并寄望于那只成功的股票会继续表现良好,让你赚到更多的钱呢?


你必须在求职的两个候选人之间做出抉择。候选人 A 比候选人 B 的工作经验丰富,也有更强的推荐人。然而在面试中,候选人 B 表现得更出彩,也更具活力。你会雇用哪一位呢?


你是一家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有好几位女性应聘者写邮件给你,抱怨公司录用了实力不如她们的男性应聘者,而拒绝了她们的申请。你如何调查在招聘过程中是否真的存在性别歧视问题?


《时代》杂志最近的一篇报道指出,父母不应该试图控制孩子摄入的食物,因为如果父母这样做,他们的孩子可能会超重。你发现这个论断中的疑点了吗?


那些每天小酌一两杯的人比其他人面临的心血管方面的问题少。如果你先前只习惯略抿一两口酒,现在你会喝上一两杯吗?如果之前不喝够三五杯酒便不过瘾,现在你会少喝一些吗?



来自:亚马逊


上述种种问题不会出现在你的智力测试题目中,但是针对这些两难问题,的确存在较拙劣和较明智的不同解决办法。当你读完这本书的时候,你便会拥有一个认知工具箱帮你有效思考这些问题,当然更重要的是,它会让你的思维方式焕然一新,决然不同于从前。这些工具包括科学家在多个领域中发展总结出的 100 多个概念、原则、推理的规则,它们多见于心理学和经济学领域,当然统计学家、逻辑学家和哲学家也贡献不小。有时候,基于常识去解决问题会导致错误的判断和不当的行为。这本书所介绍的概念会向你展示如何有效地思考和行动。这些想法为我们的常识提供了注脚——你能够学到新的原则和规则,将它们毫不费力地自然应用到日常生活中那些突然出现的诸多问题中。


本书还解释了一些如何实现推理和做出有效推断的最重要的问题。如何解释一件事?(可以是任何事,比如我们的朋友为什么做出如此恼人的事?为什么一件产品上市后不受欢迎?)我们如何辨别那些偶然联系的事件与只是在特定时间或地点彼此联系的事件之间的区别?什么样的知识是确定无疑的,什么样的知识只是某种推测?在科学研究和日常生活中,一个好的理论应具备怎样的特征?我们如何分辨出哪些理论是可以被检验的,哪些理论不能?如果我们已知一个理论,它讲述了某种有效的商务或专业实践方式,那么应当如何以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证明它?


媒体总是用海量的所谓科学发现轰炸我们的认知,然而它们当中的大部分都是错误的。我们怎样才能正确评价媒体呈现给我们的那些相互矛盾的科学论断呢?什么时候我们应当相信专家——假设我们在海量信息中能找到那些专业术语,而什么时候应当存疑?


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才能更好地做出各种选择,让决策帮助我们以最佳方式实现目标,并且真正改善我们自己和他人的生活?


来自:亚马逊

跨界认知


我一直坚信,将某个科学领域中的观点放到另一个领域中可能会极有价值,而这一点也是我完成此书的契机。学术界有个颇受欢迎的流行说法——“跨学科”,但我敢肯定一些人在使用这个词的时候并不能解释“跨学科研究”究竟好在哪里。然而,它的确是无与伦比的,让我来告诉你原因。


科学常被比作“无缝隙的网”。意思是,一个研究领域中的事实、方法、理论和推理的原则可能对其他领域的研究大有裨益。哲学和逻辑确实能影响几乎所有科学领域的思维方式。


物理学中对场论的研究让心理学界开始关注场论的概念;粒子物理学家则会使用心理学家设计出的统计方法;研究农业应用的科学家发明的统计工具对于行为科学家意义深远;心理学家由老鼠如何学会走迷宫而推演出的理论启发了计算机科学家,后者借此研究如何让机器学会学习。


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 18 世纪苏格兰的哲学家关于社会系统的构想,尤其是亚当·斯密的理论,即社会财富来源于理性行动者对于自身私利的追求。


今天的经济学家对我们理解人类的智识行为和自我控制做出了巨大贡献。心理学家会从经济学中有关人如何做出选择的观点中汲取灵感,而经济学家的科学研究工具又因为吸纳了社会心理学领域的实验技术而得到长足发展。


现代的社会学家要特别感激 18 世纪、 19 世纪的哲学家,那时的哲学思想深刻启发了人们对社会本质的认知,其影响延续至今。认知和社会心理学家扩展了哲学家所提问题的范畴,并且找到一些长久以来悬而未决的谜题的答案。关于伦理的哲学讨论和涉及世界观的理论引导着心理学家和经济学家的研究。神经科学的研究和相关概念正让心理学、经济学,甚至是哲学领域悄然改变。


来自:亚马逊


下面的几个例子来自我的研究经历,它们展现了从一个科学领域借来的东西是如何深远影响另一个领域的发展的。


我接受过社会心理学的学术训练,但是在我研究生涯的早期,我主要关注饮食和肥胖问题。在我开始研究工作的时候,无论在科学上还是在医学上,传统观点都是,超重的人是因为自身摄入食物过多。但实际上,大多数超重的人很明显都处在饥饿状态。心理学家借用了生物学中的“设定值”这一均衡概念来研究肥胖问题,例如人体会试图维持一个温度的“设定值”。肥胖的人体内脂肪与其他物质比值的“设定值”与体重正常的人不同。但是社会规范会催促他们变瘦,此时他们便会进入习惯性饥饿的状态。


我研究的另一个问题是,人们如何理解导致他人和自身行为的动因。物理学中的场论概念推进了这方面的研究,新近研究表明,人类行为更多是受到环境和情境因素的影响,而不是个体内在因素,例如性格、能力和偏好。这一认知让我们容易看清我们在解释行为动因时的随意性。在分析我们自己和他人的行为,甚至是某些客观事物的状态时,我们常会忽略一些环境的因素,反而过度强调了个体本身的特征


在学习因果归因法时,我越发明显地意识到,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在探求自身行为的原因时视野是极其有限的;我们没有直接途径理解我们的思考过程。这一有关自我意识研究的进步主要归功于迈克尔·波兰尼,这位化学家扭转了科学哲学领域的发展趋势。他认为,我们拥有的大部分知识,甚至是对专业领域的认知(或者说尤其是这样的专业认知)都是“沉默的”,它们很难或者根本不可能用语言阐释。我和一些学者针对这种思考特性做了一些研究,我们对以前那些基于自我报告的思维过程和分析个人行为动因的科学研究提出了质疑。这项研究引起了心理学,乃至整个行为与社会科学领域的测量方法的变革。该研究也让一些学生确信,对行为动机和目标的自我报告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靠的——其原因并非自我提升或自我保护,而是思维过程本身是极难被感受和描述的。


在自我报告中发现的错误,让我开始怀疑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进行推理的准确性。受到认知心理学家阿莫斯·特沃斯基和丹尼尔·卡尼曼的启发,我将人们的逻辑思维过程与科学的、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符合逻辑的标准进行比较,发现人们大部分的判断发生了系统性错误。人们的推论常常破坏了统计学、经济学、逻辑的原则和基本的科学方法论。而心理学家对这些问题的研究影响了哲学家、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


最后,我的一项研究表明,东亚地区的人和西方人在认知世界的过程中有时存在根本性的差异。哲学家、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的思考为这一学术议题提供了指引。随后,我更加确信,东方人的思维习惯,即辩证法,为思考提供了强大的工具,而这种方式可以造福西方人,就像这些年来西方人曾经为东方人带来理念帮助一样。


  来自:亚马逊  


学会科学与哲学的认知方式,让日常生活中做出的决策迅速而准确


我对逻辑推理的研究深深影响了我在日常生活中的思维过程。我不断地发现,许多跨学科的科学概念正左右着我解决专业和个人问题的思路。同时,我也不停地在自我学习和教授他人各种思维方法的过程中意识到自己犯了许多错误。


自然地,我开始思考其他人是否也会因为在学校里学到的思维框架而影响自己在日常生活的一些判断。起初,我很好奇如果有人只是通过一两门课零散地接触了小部分逻辑推理的概念,而不是像我一样天天浸淫在思维概念中,那么他们受到的影响会有多大呢?在 20 世纪,人们仍旧怀疑思维方法是否能够习得,这个疑问也一直困扰着我。


我实在是大错特错了。事实上,人们在大学里修读的课程的确会影响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并且程度极深。逻辑法则、统计原理(例如大数定律和趋均数回归)、科学方法论的一些原则(例如在进行因果推断时如何设计控制组)、古典经济学理论、决策论的概念,以上种种都会影响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推理判断。这些原则和理论会辅助人们在运动赛事中拟定策略,让人们为雇用职员设置出最佳招聘流程,甚至帮助人们解决一些小问题,比如是否要放弃口味不佳的一餐。


自从人们利用大学课程的内容解决了不少日常生活中的问题后,我便决定看看自己是否能在实验室中传授这些有关思考的概念。我的同事与我一道研究出一些教授人们推理原则的方法,它们对于我们解决日常的个人和专业问题很有帮助,人们也可以很容易地通过这些简明步骤学会思考的方法。教给人们大数定律的概念,可以让他们明白在对某个事物或某个人做出准确判断时需要多少证据支持。教会人们利用经济学原理规避机会成本,可以让他们更有效地利用时间。更有趣的是,我们有时会在人们学习几周之后做回访,但是并不让被访者意识到自己正被调查,比如像某些社会调查研究者一样采取电话民意调查的形式。我们欣喜地发现人们常常会将那些他们在实验室中学到的重要能力应用在日常问题上。


最重要的是,我们发现了如何在最大程度上让人们将推理原则付诸实践。我们可以在特定的领域中将那些极佳的推理原则运用得炉火纯青,但是在遇到一些不那么明显的问题时就不知所措了。而实际上,这些推理的原则应当被更充分地使用,人们也能更好地掌握。关键有两点,一是明确思考的工具和具体问题的解决办法之间的关联,从而学习如何搭建出整个事件的框架;二是学习如何把思考的工具落到实处,应用它解决问题。我们通常不会想到深入认识一个人的性格特点在某个事件中的作用,也不会把这种对人的认知当作一个影响事件的重要因素来进行统计学意义上的分析,但它实际上是必要的。如果能这样思考问题,那么我们既能在分析人性在事件中的影响力时更加谨慎,也能更准确地预测一个人未来的行为。


理查德·尼斯贝特,来自:umich

章概览


本书的第一部分是对我们所处的世界以及自身的思考——我们如何应对万事万物,事情如何被我们弄得很糟糕,如何去弥补,以及我们如何更好地利用头脑中的一些“暗物质”,比如说潜意识。


第二部分是关于选择的——在古典经济学家眼中人们是如何做出选择的,学者如何判断人们应该做出何种选择;现代行为经济学如何解释人们进行决策的过程和它们在哪些层面上要优于古典经济学中给出的解决方案。这一部分提供了不少建议,可以让你在生活中避免各个领域中的选择陷阱。


第三部分讲述了如何更准确地对这个世界上的事物进行分类,如何分辨清楚事件之间的关联,以及很重要的一点,即如何避免“看到”那些并不存在的“关联”。在此,我们探寻了在面对媒体信息、在办公室工作、遇到投资牛市时如何发现思考过程中的错误。


第四部分有关因果关系:如何分清楚两种情况,即一件事情确实引发了另一件事情的发生,两件事件的发生时间和地点恰好比较接近但实际上并无因果关联;如何通过确认实验中的一些情况(也只是在实验中),让我们确信有些事情是有因果联系的;我们如何学会在对自身进行实验时感受到更多的快乐,让自身行事更有效。


来自:亚马逊

第五部分介绍了两种大相径庭的思考类型。一种是逻辑,它抽象而偏于形式化,一直是西方式思维的核心。另一种是辩证的思考方式,它包含了对事实进行判断的原则和具体的行事方法。这种思考方式占据了东方式思维的中心。西方式思维自苏格拉底时代起就有了较为成熟的描述,然而直到近期,思想家们才开始试着将辩证的思考方式纳入统一的体系,或者将它与形式逻辑的传统进行联系。


第六部分分析了一个可用来认知世界的良好理论需要哪些要素。我们如何确认我们信仰的事物的确是真实的?为什么一些简单的解释常比复杂的说明更具说服力?我们如何避免提出那些草率而通常像是随口讲出的理论?理论如何被证实?以及我们为何要对任何所谓的定论都保持怀疑的态度,即便这些定论至少在原则层面上不可被证伪?


本书的各部分相互支撑。当理解了在思维生活中我们能够观察什么、不能够观察什么之后,我们便会明白在解决问题时,什么时候该依赖直觉,什么时候该求助于外在的原则,比如分类、决策,或者对于因果解释的评估。是否能学会将选择的效益最大化,取决于你从潜意识中学到了什么,也取决于当你在选择如何行动或估测什么东西会让你幸福时,如何让理性和潜意识在你思考过程中扮演同等重要的角色。要学会统计法则,我们需要求助我们进行因果关系分析时所用的法则。因果关系分析法促使我们相信实验的说服力远大于对事件的简单观察,并且这些知识向我们展现了“做实验”对于我们判定“在个人行为和商业活动中哪些行动最有益于我们自身”的重要意义。学会逻辑和辩证式的思考过程会为我们以多元方式提出认知世界的理论提供建议,而这也反过来告诉我们哪类方法在检验理论的真伪时是必须采用的。


读完这本书,你在智商测验中的分数并不会提高,但是你会更明智。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285号

电话:010-84284411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千晨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