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会正在蔓延的“老后破产”现象,会成为中国的未来吗?

发布时间:2018-11-25 00:00      浏览:94
作者:曾梦龙
来源:好奇心日报

我们采访人员多次展开讨论的,就是被逼向‘老后破产’的老人们异口同声所说的一个词—一死了之。在处境相同的观众的反馈中,也有很多触及到了这个词。


老后破产


作者:[日] NHK特别节目录制组(编著)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 年 8 月


编著者简介:


“NHK特别节目录制组”:奉行“亲身采访”“独家”“感动”等报道理念,敢于大胆挖掘事实真相、不畏挑战,曾陆续推出过《无缘社会》《女性贫困》《老后破产》等反映日本社会现实问题的书籍。


书籍摘录:


今天,在步入超老龄社会的日本,可以称之为“老后破产”的现象正在蔓延。


靠养老金生活的老人,因生病、受伤等任何人身上都会发生的些微小事,便再也无法依靠自己的收入生活下去而破产……这样的案例,正在不断发生。


“没钱去医院啊,只能忍着。”


“靠养老金生活,一日只吃一餐,一餐费用缩减到 100 日元。”


毫无疑问,在当今日本,一直极为普通地生活到现在的老人们所直面的,就是这样的现实。


这样的事态,为什么会蔓延?—过去近 20 年间,家庭平均收入在持续减少。劳动人口的年收入在持续减少,老人的人均养老金也在持续减少。火上浇油的是,“单身化”的独居老人人口正以突破 600 万大关之势激增。若夫妻两人一起生活,还可以以两个人的养老金维持生活,但只要其中一个去世,那就只能靠一个人的养老金生活下去了。


但是,对独居老人养老金收入的分析结果显示,约有一半人,即近 300 万人的收入低于生活保护标准,年收入不足 120 万日元。除去已经接受生活保护的 70 万人,剩下的200余万人中,只靠养老金勉强度日的不在少数。若换算为月收入,那在国民养老金(全额 65000 日元左右)之外还领取社会养老金,但仍不足 10 万日元的上班族,就也在其中了。


也许,很多人会想,若每月能领到十几万日元的养老金,生活方面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困难吧。但是,我们在采访中慢慢了解到,即便在十几万日元的养老金之外还有自己的房子,也有一定的存款,也同样会一点一点地被逼入“老后破产”的境地,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


“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晚年!”我们采访的众多老人也曾认为,什么“老后破产”,根本不可能!上班族、农户、个体经营业者……以为晚年生活有备无患的各色人等一个个目瞪口呆,都认为“自己绝不会‘老后破产’”。


“老后破产”的诱因,是生病、受伤等,一旦步入老年,谁身上都有可能发生这些情况。尤其是孤身一人生活的老人,没有家人照料,医疗费、护理费等就会成为沉重的负担。身体尚能勉强承受时,还可以忍着不去医院,但终有一天病情会加重,甚至卧床不起,到那时,不接受上门护理或治疗是活不下去的。若无法独立承担其费用,就要接受生活保护了。被逼入如此状态,又只能靠养老金勉强度日,就谓之“老后破产”。


若有 10 万日元的养老金收入,只要身体健康,孤身一人的生活还是可以维持的。但若患上需要动手术治疗的病,或因伤住院—即便有存款,一旦花光—无论哪种情况,都会让人陷入“老后破产”的境地。


本来,若养老金金额在生活保护水平以下,享受生活保护就是一项得到认可的权利。宪法第 25 条规定:“所有国民,享有拥有最低限度健康及文化生活的权利。”以此为根据,生活保护制度得到了保障。其金额虽因各地政府不同而有所差异,但支付给单身者的生活保护费,基本上每月为 13 万日元左右。若收入低于这一数字,就有权领取其差额。并且,一旦接受了生活保护,医疗费、护理费也将全部免除,也就是说,可以放心地去医院了。



然而,实际上接受生活保护的老人却只有 10% 左右,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申请生活保护,而只靠养老金勉强度日。“就算身体不舒服,能忍着就不去医院。”像这样,连医疗费都节省下来的老人也不在少数。


一方面,只靠自己的收入、积蓄等坚持过活的老人,连医疗、护理都不得不节省下来;另一方面,一旦接受生活保护,医疗、护理等就可以免费,这就是目前的生活保护制度。因而,在提供福利时,越是自力更生努力生活的人,工作人员就越想为之提供支援。不少人都会提到生活保护制度不周全所造成的含糊不清。


更让人心生巨大的矛盾之感的现实是,如果老人拥有房产,就无法享受生活保护。有些老人拼命工作,终于有了自己的、处处都是回忆的家,不想放弃,但原则上,只要不卖掉房产充抵生活费,就无法享受生活保护。如果不想卖掉自己的房子,那就只能靠养老金生活了。


比如,丈夫去世后,作为遗产留下了一所很大的宅子。孤身一人生活的妻子每月能领到十几万日元的养老金,那会是怎样的情形呢?如果身体健康,应该会过得悠然自得吧。但是,一旦患上癌症等重大疾病—现在, 60 岁年龄段的老人,自费负担的医疗费比重与劳动力一样,都是三成。到 75 岁之前,会逐渐过渡到二成。 75 岁之后就很容易生病了,原则上负担一成(如果收入多,负担的数额会相应加重)。


靠养老金生活,也要支付水电煤气费等公共支出、医疗保险及护理保险等,医疗费就必须等以上费用支出之后,在剩下的钱里挤了。一旦治疗时间拖长,或是身患慢性疾病,就要长期不断地支付医疗费了。若为支付医疗费卖掉自己的房子,就必须租房住。一边交房租,一边挤医疗费,终有一天,卖房所得的存款也会见底。


如此,即便是当初看上去生活宽裕的老人,也同样无法避免“老后破产”的境遇。这类案例同样层出不穷。


2014 年 9 月, NHK 特别节目《“老后破产”的现实》播出,向社会展现了这类“老后破产”的蔓延之势。节目播出后,立即收到了大量的反馈,尤以 40 — 50 岁年龄段,下一步将步入晚年生活者的反馈居多。


“我没有正式工作,没交养老保险,也没结婚,势必‘老后破产’了。不想长寿什么的了。”( 40 岁年龄段,男性)


“我在家一边做主妇,一边照料公公婆婆。可等自己老了,却没有孩子照料我。又没有积蓄进老人院,那就只能在家里等着孤独死吗?”( 50 岁年龄段,女性)


“家里的老人眼看就要‘老后破产’了,我也没工作。两个人靠患老年痴呆的老人的养老金生活,每月 8 万日元。对将来,不抱什么希望了。”( 50 岁年龄段,男性)



在控制社会保障支出的国家方针的指导下,养老金支付金额逐渐减少,医疗、护理等开支负担加重。可以想见,今后人们的晚年生活将更为严峻。在这样的时代,中老年人既要照顾父母,自身的晚年又在迫近,对他们来说,“老后破产”问题并非事不关己。


而高龄者的反馈则大多是将自己的人生与节目受访者重叠。


“靠每月 4 万日元的养老金生活不下去,就申请了生活保护,但生活中毫无乐趣可言。每天都在想,什么时候能一死了之呢?”( 80 岁年龄段,女性)


“每月能领到 16 万日元的养老金,支出却在 16 万日元以上。但我的生活并不奢侈,医疗、护理等也曾节省过,但就我来说,要节省就只能一死了。”( 70 岁年龄段,男性)


我们采访人员多次展开讨论的,就是被逼向“老后破产”的老人们异口同声所说的一个词—一死了之。在处境相同的观众的反馈中,也有很多触及到了这个词。


只要拼命工作,等待自己的,不就应该是悠然而又舒适的晚年吗?!—有的人发出了这样的愤慨。


“要是一个人,死都死不了……”—有的老人这样说着,落下泪来。


节目海报中,有这样一句广告语:“长寿的噩梦”。


看着这句话,脑海中几位低喃着“想一死了之”的老人的面孔浮起又消失……被一步步逼入“老后破产”的日子,真就是人间活地狱啊。“长寿的噩梦”,这是在诅咒,不是吗?


现在,很多人都对晚年抱着一缕说不清的不安,可又有些遥远,但我们能否想象一下,自己的父母或身边的人们是否都有可能陷入“老后破产”的境地呢?“老后破产”并非隔岸观火,而已成为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的日常现象。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285号

电话:010-84284411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千晨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