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文科学解读 |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性冷淡了?

发布时间:2018-12-30 00:00      浏览:356
作者:
来源:36Kr

在美国,认为未婚成年人之间发生性行为很正常的人比例达到了历史新高。艾滋病毒新病例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大多数女性都能免费进行节育,并能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买到事后避孕药。


如果你喜欢撩妹或者撩汉,Grindr和Tinder可以让你有机会在一小时内找人发生性关系。色情文学非常普遍,BDSM(bondage & discipline,dominance & submission,sadism & masochism的简称,指绑缚与调教、支配与臣服、施虐与受虐)在当地的多个频道都有播放,而且在黄金时段的有线电视上,性爱往往是生动形象的。从统计学上讲,发送色情短信也是正常的。


Polyamory(多角恋)是个人人都知道的词。像变态这样的词汇大家已经不常说了,取而代之的是像kink这样听起来让人比较开心的词。如今的美国文化对性的问题有着前所未有的宽容。


尽管如此,青少年和年轻人的性生活却越来越少。


让许多关心年轻人健康和幸福的家长、教育者和神职人员欣慰的是,青少年开始性生活的时间变晚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青少年风险行为调查(Youth Risk Behavior Survey)发现,从1991年到2017年,中学生发生性行为的比例从54%降至40%。换句话说,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性已经从大多数高中生经历过的东西变成了大多数高中生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与此同时,美国青少年怀孕率已跌至现代以来最高点的三分之一。上世纪90年代,当这种衰退开始出现时,人们欣然接受。但现在一些人开始担心,以前看起来明明是一件好事,如今可能会变成一件坏事。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青少年性行为的延迟可能是一种信号,预示着一种更广泛的身体亲密接触的避免,这种状况会一直延续到成年期。


在过去的几年里,圣地亚哥州立大学(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的心理学教授珍M特温吉(Jean M. Twenge)发表了一项研究,探究美国人的性生活是如何减少的,以及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在一系列期刊文章和她的新书《iGen》中,她指出,如今的年轻人与前两代人相比,性伴侣越来越少。20岁出头的人禁欲的可能性是x一代的2.5倍;15%的人表示他们成年后没有发生过性行为。


对于x一代和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来说,他们现在的性生活可能也比前几代人在相同年龄时的性生活要少。特温吉发现,从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14年,根据综合社会调查(General Social Survey)的数据,成年人的年均性生活次数从62次减少到54次。对于一个特定的人来讲,可能不会注意到这种减少,但是在全国范围内却会导致大量的性缺失。特温吉最近查看了2016年的最新综合社会调查数据,并表示,在她的研究结束后的两年里,性生活频率在进一步下降。


一些社会科学家对特温吉的分析提出了异议,还有一些人说,她的数据来源虽然可靠,但并不适合性学研究。然而,在接受我采访的许多专家中,没有一个人严重质疑这样一种观点:在2018年前后,年轻人的性生活比过去几十年里的同龄人都要少。也没有人觉得这一事实与公众的看法不一致(我们大多数人仍然认为其他人的性生活比自己多得多,虽然事实并非如此。)


海伦·费希尔(Helen Fisher)是一名人类学家,她是研究爱情和性的专家,也是Match.com(一家相亲网站)每年在美国调查5000多名未婚美国单身人士的联合指导。当我给海伦·费希尔打电话时,我都能想象得到到她在电话的那头频频点头的样子。 “数据显示,人们的性生活越来越少,”她略带恶作剧地说,“我是婴儿潮一代,很明显,在我那个年代,我们的性生活比现在多得多!”她接着解释说,“这项研究已经对人们生活的细节进行了8年的调查。每一年,整个相亲公司都会对美国人的性生活如此之少感到震惊——包括千禧一代。”


费希尔和许多其他专家一样,把性生活频率的下降归因于年轻人结婚率的下降。二十五年以来,结婚的人越来越少,结婚越来越晚。起初,许多观察人士认为,结婚率的下降可以用未婚同居的增加来解释。然而,同居人数的增加还不足以抵消结婚率的下降:大约60%年龄在35岁以下的成年人现在没有配偶或伴侣。在这个年龄段中,三分之一的成年人和父母住在一起,这是这一群体最常见的生活方式。和伴侣生活在一起肯定更容易发生性行为,而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显然不便于性生活。但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一开始就选择不住在一起。


在与性研究人员、心理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治疗师、性教育者和年轻人的多次交谈中,我了解到了许多其他的关于性衰退的理论。如今这种状况这可能是以下因素共同导致的结果:沉重的经济压力、焦虑率飙升、心理脆弱、广泛的使用抗抑郁药、流媒体电视、环境中雌激素增多、睾酮水平下降、数字色情、振动器的普遍流行、交友软件、追逐名利、智能手机、新闻推送、信息超载、睡眠不足、肥胖。只要是你能说出来的现代人的毛病,都有可能是性欲下降的原因。


同时,与我交谈过的一些专家还提出了人们性行为减少带来的一些好处。例如,近几十年来,儿童性侵的比率有所下降,性侵可能导致早熟和滥交行为。由于人们的性别观念不断变化,而且对各种性取向(包括无性恋)的日益关注,现代的一些人可能对他们不想要的性行为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也许更多的人把学习和工作放在爱情和性之前,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这样,或者他们只是在选择生活伴侣时格外慎重——如果是这样的话,确实对他们有好处。


很多,或者说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可能是真的。在2007年的一项著名研究中,人们提出了237个不同的发生性行为的理由,从神秘的(“我想感觉更接近上帝”)到蹩脚的(“我只是想改变话题”)。不发生性行为的理由不会比这个数字少。在我的采访以及我回顾的研究中,有很多理由一次又一次地被提及,这其中的每一个都对我们的幸福有着深远的影响。


1.“性”从两个人的事变成了一个人的事


性爱衰退并不是美国独有的现象。大多数国家都没有密切跟踪本国公民的性生活,但那些尝试过这样做的国家(都是比较富有的国家)都报告说,他们本国公民的性生活出现了延迟和减少。英国国家性态度和生活方式调查(National Survey of Sexual Attitudes and lifestyle)是世界上最受重视的性研究之一。


该调查于2001年公布,年龄在16岁至44岁之间的人平均每月发生6次以上的性行为。到2012年,这一比例已降至不到5次。在大致相同的时间段内,处于恋爱关系中的澳大利亚人从每周约1.8次性生活将至每周约1.4次性生活。芬兰的“Finsex”研究发现,本国公民的性交频率下降,手淫频率上升。


在荷兰,初次性交年龄的中位数从2012年的17.1岁上升到2017年的18.6岁,其他形式的身体接触也有推迟,甚至包括接吻。这种情况并没有像在美国那样让大家感到轻松,而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荷兰人以拥有世界上最高的青少年比例和青少年幸福感而自豪。一位教育学家警告说,“青少年阶段不仅包括调情和亲吻,还包括让人们适应伤心和失望。如果人们跳过了人生中发展的这个关键阶段,他们就有可能会对成年生活中的挑战毫无准备。


与此同时,20年来没有进行过全国性性研究的瑞典最近发起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瑞典人的性生活也在减少,这让瑞典人感到非常震惊。这个国家是欧洲出生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显然不愿社会出现生育风险。瑞典卫生部长当时在解释这项研究的基本原理时写道:如果良好性生活的社会条件(例如压力或其他不健康的因素)已经恶化,那么这就是一个“政治问题”。


这让我们想到了面临生育挑战的日本,它正处于人口危机之中,日本已经成为研究性生活减少危机的一个案例。2005年,年龄在18到34岁的单身年轻人中有三分之一从未有过性行为;到2015年,这个年龄段的人群中有43%的人表示从未有过性行为,而且表示不打算结婚的人的比例也有所上升。(当然婚姻也不代表有性行为,一项相关调查显示47%的夫妻超过一个月都没有一次性接触。)


近十年来,西方媒体的报道通常把日本的性恐惧和新一代的“草食男”联系在一起。这些被称为“草食男”的年轻人在追求女性或传统成功的问题上存在矛盾心理。日本人的性冷淡还诞生了一些其他的新名词,比如“宅男”、“御宅族”、“啃老族”等等。据说这些都导致了“独身主义综合症”(sekkusu shinai shokogun,简称“单身族”)。


前些年大多数西方人对这种现象的描述都有个潜台词:“日本不是很奇怪吗?”而现在,西方开始发现日本并非孤例,更像是一个预警。日本就业前景黯淡,迫使很多男性独身,而且自那以后,文化层面也开始适应甚至鼓励这种追求。长期居住在东京的日裔美国作家罗兰·凯尔茨(Roland Kelts)说,“现在这一代人认为,现实世界中的恋爱并不那么美好,不如虚拟性欲的诱惑那么迷人。


说到虚拟世界的性诱惑,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色情片生产国和消费国之一,也是全新的色情片流派的鼻祖,同时也是高端性玩偶设计领域的全球领导者。重点是,日本发明了很多新的刺激生殖器的方式,不用依赖传统的性爱方式,使得自己就能解决性需求。《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最近一篇题为《日本性产业正变得越来越不性感》(Sex Industry Is Becoming Less Sexual)的文章提到了小仓商场(onakura shops),在那里,男性付钱手淫,而女性员工则在一旁观看。文中解释说,因为许多年轻人把性交看作是令人厌烦的事情,导致自慰服务蓬勃发展。


社会学家埃里克·克林伯格(Eric Klinenberg)和喜剧演员阿齐兹·安萨里(Aziz Ansari)在他们2015年出版的《现代爱情》(Modern Romance)一书中描述了安萨里访问日本,探索性的旅程。他得出的结论是,人们以前对“草食男”有误解,其实他们很渴望性快感,只不过不是“通过传统途径”。他发现,在日本最受欢迎的创新产品中,有一种产品是单次使用的硅胶蛋,男性可以在里面注满润滑剂用来自慰。这就可以让使用者不与他人接触就可以产生性快感。


从1992年到2014年,美国男性每周的自慰的比例翻了一番,达到54%,女性自慰的比例翻了三倍,达到26%。色情文学的普遍是一个原因, 43%的男性称他们至少一周会看一次色情片。振动器的发展也是原因之一,10年前的一项重大研究发现,多于一半的成年女性曾使用过振动器,而且所有迹象都表明,振动器只会越来越流行。


加里·威尔逊(Gary Wilson)是俄勒冈州的一名男子,他经营着一个名为“你的大脑在色情作品上”(Your Brain on Porn)的网站。威尔逊认为,对网络色情手淫会上瘾,会导致大脑结构的改变,并导致勃起功能障碍。


这种观念得到了盐湖城一家名为“对抗新毒品——色情”(Fight the New Drug)的非营利组织的响应和宣传。该组织已经向全国各地的学校和其他组织(包括今年春天的堪萨斯城皇家队)做了数百次演讲。NoFap网站是Reddit上一个颇受欢迎的留言板的一个分支,该网站为社区成员(fapstronauts)发起一项计划,帮助他们停止自慰。在主流文化之外,右翼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 group)也有一项“禁止手淫”的规定,禁止每月手淫一次以上。该组织的创始人加文·麦金尼斯(Gavin McInnes)也是Vice Media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他说,色情和自慰甚至让千禧一代不想追求恋情。


事实比较复杂,很少有证据表明年轻男性普遍存在勃起功能障碍。与我交谈过的研究人员中,也没有人提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色情作品会让人上瘾。正如最近发表在《性行为档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上的一篇关于色情研究的文章评论所言,“对于网络色情的成瘾性和非成瘾性,整个心理健康界都存在分歧”。


但也这并不是说色情文学不会影响现实生活中的性欲。伊恩·肯纳(Ian Kerner)是纽约著名的性治疗师,他曾经出过几本关于性的畅销书。肯纳告诉我,虽然他不认为色情不健康,和他一起工作的很多人灵感都来自色情,但大量的自慰确实损害了他们的性生活,削弱了他们的性欲。肯纳认为,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女性认为,她们比自己的另一半性欲更强。


在整个报道过程中,我采访了几十位二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希望能更好地理解性衰退。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具有代表性,但我确实找到了一些经验丰富的人。我他们之中有些人从来没体验过浪漫爱情和性关系,也有一些人疯狂地陷入爱河而性生活频繁,或者有些人经历过两种体验。性可能确实在减少,但大多数人仍然有性生活——毕竟即使在经济衰退期间,大多数人仍然有工作。


当然,经济衰退的比喻并不完美。大多数人是需要工作的,但性却不是这样。我和很多单身人士交谈过,他们是主动选择了独身。即便如此,对于如今的青年人对性和约会现状的不满还是让我感到很震惊,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问我,这件事怎么就这么难。尽管他们的遇到的问题各不相同,但都与一个共同的主题相关。


这个反复出现的主题就是色情文学。也许,更令你意想不到的是,许多人是把他们的色情生活和性生活完全分开的。但其实两者之间的界限不是绝对的,许多异性恋女性告诉我,从色情片中了解性似乎让一些男性对性习惯感到沮丧。(我们稍后会讲到这点)但总的来说,这两件事存在于不同的层面上。一名30岁出头的男性表示: “我的色情品味和伴侣的品味很不一样”。他解释说,他大约一周看一次色情片,而且并不认为这会对他的性生活产生多大影响。而一位22岁的女性说:“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知道它是虚构的。”


许多年轻人认为色情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一种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这与他们的性生活(或缺乏性生活)有很大的关系,就像社交媒体和看电视一样。一位24岁的男性给我发邮件说:互联网可以让性需求轻易地得到满足,这导致人们不愿意去“肉体世界”去追求这些东西。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如果没有这些,肯定会更多的在现实生活中寻找伴侣。


就连处于恋爱中的人也告诉我,数字生活也影响了性生活。一名女性表示:“如果我们不是一回家就打开电视,一回家就开始玩手机的话,那我们可能会有更多的性生活。”这似乎有违我们的观念,人们对性的渴望应该是原始的,谁会更喜欢虚拟的而不喜欢真实的呢?


去年发表在《人口经济学杂志》(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上的一项研究发现,1999年至2007年间青少年生育率的下降在7%至13%可以由宽带的普及来解释。也许青少年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荷尔蒙旺盛,也许人类的性欲比我们想象的更脆弱。


2.“恋爱不如学习、恋爱不如工作”


我在1992年开始上高中,当时正值青少年怀孕和出生率达到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青少年开始性行为的中位数年龄接近16.9岁。我出生于1978年,这一年出生的女性开始第一次性行为的年龄空前绝后的小。


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青少年怀孕率开始下降。这种变化让人欣喜,虽然专家们也解释不清青少年怀孕率下降的原因。提倡节育的人自然会认为这是因为节育工作做得好。确实,青少年在使用避孕措施方面做得越来越好,但还不足以单独解释这种变化。基督教支持禁欲的人也认为这是他们禁欲教育的功劳,因为他们从1996年的福利改革法案中获得了巨大的资金支持。然而,即使在那些没有采用唯禁欲主义课程的地方,少女怀孕率也在下降。


这一趋势一直持续着:每一波青少年的性行为都要比以往晚一些,怀孕率也在缓慢下降。但是,90年代末开始流行了勾搭文化,例如,《纽约时报》在1997年就宣布,在大学校园里,随意的性行为“似乎接近历史新高”。它没有提供多少数据来支持这一观点,却向《纽约时报》的读者介绍了“勾搭”一词,它的定义是:从20分钟的激烈接吻,到穿着衣服在一起过夜,再到发生性行为。


勾搭文化的兴起让人们忽视了青少年生育率下降的事实。从那以后,人们一直在高估高中生和大学生的随意性行为,甚至年轻人自己也这样觉得。值得庆幸的是,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关于勾搭文化的研究和书籍开始纠正这种观念。


其中最具思想性的一本书是《勾搭:校园性的新文化》(American Hookup: The New Culture of Sex on Campus),作者是西方学院社会学教授丽莎·韦德(Lisa Wade)。这本书参考了2010年至2015年两所文理学院学生的详细日记,以及韦德与其他24所大学的学生的对话。


2014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千禧一代的大学生并没有比X一代的人有更多的性生活或性伴侣。它还跟踪了在线大学社交生活调查(Online College Social Life Survey)的数据。该调查从2005年到2011年对2万多名大学生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在大学四年学习生涯中,接吻和抚摸之后进一步发展成性行为的比率是三分之一。大多数接受调查的学生表示,他们更希望能找到一个长期的男朋友或女朋友。


韦德告诉我,年轻人总是在恋爱关系中最有可能发生性行为。回顾历史,二战后社会中男性群体不足,这导致在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少女以前的更想要追求浪漫关系。尽管父母对这种转变不满意,但是也无能为力。如果你和某人约会一个晚上,你们可能只是爱抚,但如果你和他相处几个月,会发生什么呢?1957年是美国历史上青少年生育率最高的一年。


相比之下,近几十年来,青少年恋爱关系就没那么普遍了。早在1995年,一项名为“Add Health”的大型研究发现,66%的17岁男性和74%的17岁女性在过去18个月里经历了恋爱关系。而2014年,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调查发现,在17岁的青少年中,曾经有过约会、勾搭或者谈过恋爱的比例下降到只有46%。


那么是什么影响了青少年谈恋爱呢?在过去的25年里,青少年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如Jean Twenge去年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所写的那样,不仅是约会,与成年有关的其他活动(如喝酒、工作挣钱、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外出,甚至是考驾照)的比例都有所下降。


这些变化与另一个重大变化不谋而合:父母们越来越担心孩子的教育和经济前景。特别是在富裕和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群中,这种焦虑导致了对青少年期待的转变。一个美国男生回忆自己的高中生活:清晨6:30棒球队训练,早上8:15上学,下午4:15要去戏剧俱乐部,傍晚6:00开始志愿者活动,然后晚上还要修改剧本,哪里有时间约会?他说父母和其他权威人士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要求他集中精力于自己前途,不要让恋爱分心。很多20出头的年轻人表示这种高压状态一直延续到了大学。


婚姻101课程是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最受欢迎的本科课程之一。该课程于2001年由夫妻治疗之父威廉·m·平夫斯(William M. Pinsof)和精神病学教授阿瑟·尼尔森(Arthur Nielsen)共同开设。这门课致力于帮助人们学会关于爱、性和婚姻的知识呢,把不幸的婚姻扼杀在摇篮里。六年前,心理学教授亚历山德拉•所罗门(Alexandra Solomon)接手了这门课程。在她的课上,会教自己的学生们出去和别人约会,但许多学生却从未这样做过。这并没有影响这门课的吸引力,在开始注册后,几分钟内上课名额就会被抢光。每周在办公时间,学生们都会排队等候与所罗门交谈,同时她也是大学家庭研究所的执业治疗师。


在无数次的谈话中,所罗门得出了一个结论:一方面,她认为这是社会发展迟缓的原因和结果。就像她的一个学生对她说的:“我们勾搭是因为我们没有社交技能,我们没有社交技能也是因为我们勾搭上了。另一方面,年轻人觉得好的恋爱关系太难了,而且可能不能为对方负责。她相信许多学生认为爱情不如学业和工作重要,或者说最好是等到其他事情都确定之后再考虑爱情。所罗门的学生一次又一次地告诉她,他们在大学期间尽量不谈恋爱,因为这会打乱他们的学业和职业规划。


今年3月的一个下午,我旁听了所罗门主持的一场讨论。一名学生说,在她上高中时,她的父母都是有高级学位的专业人士,他们不鼓励她谈恋爱,理由是这会分散她的注意力。直到今天,她已经是一名研究生了,她发现这种态度很难改变。“现在我需要上课,需要写作业,需要做这个,需要做那个,最后我才会想到爱情。”但是等你到了30岁,你就会想,爱是什么?恋爱是什么感觉?


3.约会软件中的“虚幻爱情“


西蒙是一名32岁的研究生毕业生,他把自己说成是又矮又秃,(“如果我再不搞笑点,就更完蛋了”),他在大学里并不缺少性。 “我很外向,喜欢聊天,但实际上我是个书呆子。但庆幸的是,大学里同样存在有书呆子气女生。毕业前,他开始了一段长达七年的恋情。2014年,他和女友分手了,对他来说,这段恋情就像是一个很长的梦。


在他开始那段恋情之前,像Tinder这样的交友软件还不存在,也没有iphone。西蒙想马上进入另一段真正的恋情,但他渴望性。他的第一反应是去酒吧,但总是三振出局。他觉得如今当面搭讪太难了,已经从一种正常的行为变成了让人近乎恐惧的行为。于是他的朋友陆陆续续为他注册了一些交友软件账户。


在所有软件中,他在Tinder上的运气最好,但却效率不高。对他表示感兴趣的女人很多,但愿意和他继续交换信息的人却很少。差不多每300个感兴趣的女性中,只有一个人愿意和他进一步交谈。


有的人认为,约会软件以前所未有的效率促进了随意的性爱。事实上,除非你长得特别好看,否则网上约会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截至2014年,Tinder上发布的数据显示,用户平均每天登录11次,男性每次花7.2分钟,女性8.5分钟,总共约一个半小时。然而,他们并没有得到多少回报。如今该公司表示,用户得到匹配的概率很小。如果西蒙的经历有代表性的话,那么绝大多数的匹配甚至不能促成一次约会,更不用说性了。


那么,为什么人们还是在继续使用交友软件呢?为什么不抵制它呢?西蒙说,线下约会似乎越来越不可能了。他喜欢打排球,两年前他觉得排球队有一个女生非常可爱,他们经常在一起玩。西蒙有过想约她出去的想法,但最终还是觉得这会“非常尴尬”,甚至“粗鲁”。


起初,我以为是西蒙是过于文雅,或者有点偏执。但后来与我交谈的人越多,我就越相信他只是在描述一个新兴的文化现实。2017年11月的一项调查显示,17%的18岁至29岁的美国人认为,邀请女性出去喝酒“总是”或“通常”会构成性骚扰。


我和几位受访者说,最初我和我的丈夫是在电梯里遇到的,我们在同一机构的不同楼层工作,从那开始,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谈论的话题越来越多,谈话的地方从电梯到休息室,再到去地铁的路上。这让很多女性叹服,但也有不少人认为,如果一个不认识的人在电梯里跟她讲话,她会觉得很奇怪,并产生厌恶感。“沉默的时候,我会低头看手机。”


为什么各种约会软件没有效率却仍然非常受欢迎呢?一方面,很多人似乎在只是通过它消遣,对约会抱有的期望很有限。一名男子告诉我:“即使我无意与别人见面,被对方关注也让我感觉良好。”一名女性表示,“这种感觉就像玩泡泡游戏,我很高兴我能做得很好,但没有真正的成就。”


另一方面,许多人认为交友软件上的压力要比现实生活小很多。年轻人可能会认为,网上约会可以减少模糊性(如果某个人在软件上关注了你,那么至少证明对你有点兴趣)。我和丈夫第一次在工作之余见面时,我们俩都不确定这是否是一次约会。但如果你是通过交友软件找到某人时,不确定性就会减少。


还有一些人说,利用软件,他们与未来约会对象的第一次交流可以通过短信进行,而不是面对面或电话交谈,这样就能避免可能出现的尴尬。三年前从大学毕业的安娜告诉我,在学校里,她很难“读懂”一个人,而约会软件一直是一个有用的拐杖。“在软件中,没有模棱两可的地方,”她解释道。


4.糟糕的性爱体验


黛比·赫本尼克(Debby Herbenick)是印第安纳大学的一名领先的性研究人员。她有一次和我带着她的孩子在印第安纳州布卢明顿的一个公园散步时,说:“我有时会给印第安纳大学的学生们的一些建议,如果你第一次和某人在一起,不要做一些过火的性行为。”


我之所以找到赫本尼克,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为《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撰写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兴趣,那篇文章提出,我们可能会看到一种对强迫性行为或其他不想要的性行为的逃避。毕竟,就在几十年前,婚姻强奸在许多州还是合法的。她详细阐述了这样一种观点:性衰退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对不良性行为的一种健康反应——一部分人“不想再有性爱体验了”,人们学会了勇敢说不。


2009年,赫本尼克和她的同事发起了正在进行的全国性健康和性行为调查(NSSHB),这是第二次对美国人的性生活进行详细调查的全国性有代表性的调查,也是第一次尝试用时间来记录他们的性生活。(上一次全国调查是在1992年,是在芝加哥大学进行的一次研究。大多数其他的性研究,都使用了所谓的便利样本,这些样本并不代表整个人群。Jean Twenge的许多研究都基于这项长期进行的综合社会调查,该调查具有全国代表性,但只提出了少部分关于性的问题。)


我问赫本尼克,NSSHB的发现是否让她对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可能发生的变化有所预感。她提到了性玩具的流行。她还告诉我,有新数据显示,与前几代人相比,如今的年轻人更有可能尝试色情片中的那些性行为。


赫本尼克的一些最发人深省的研究关注的是痛苦性爱的流行。2012年,30%的女性说她们上次性交时感到疼痛。这个比率高得令人担忧。此外,大多数女性都不会告诉伴侣她们的痛苦。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Indiana University 's medical school)青少年医学主任、NSSHB的联席负责人j·丹尼斯·福腾伯里(J. Dennis Fortenberry)认为,许多女性已经内化了这样一种观念,即性爱中不那么舒服是身为女性不可避免的。


在我对年轻女性的采访中,我听到太多类似“他的行为我很反感,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色情片中常见的行为”的说法。除了色情,有些人确实喜欢所谓的“窒息”——他们说使大脑缺氧会导致更强烈的性高潮——但这是危险的。31岁的苔丝(Tess)是旧金山的一名女性,她提到自己过去的几次性经历都是和比她小一点的男人在一起。她说:“他们往往会在没有事先讨论的情况下让我感到窒息。”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正在从性爱和约会中解脱出来。这与Lucia O ' sullivan的研究一致,她发现即使年轻人的性生活开始后,他们也经常会暂停很长一段时间,就好像从工作中休假一样。


5.禁欲系年轻人,单身是稳态


“千禧一代不喜欢光着身子——如果你现在去健身房,会发现30岁以下的年轻人都会把内裤藏在毛巾下面,这是一种巨大的文化转变,”品牌咨询公司Redscout的创始人乔纳·狄森德(Jonah Disend)去年在接受彭博社(bloomberg)采访时说。他说,主卧套房的设计也在不断演变,原因大致相同:“他们想要自己的更衣室和浴室,即使是夫妇也要分开。”据说,全国各地的健身房都在翻新更衣室,以满足年轻客户的需求。一位健身设计师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那些60岁以上的人,和一群人一起洗澡没问题,但千禧一代需要隐私。”


一些人表示,对裸体的不适可能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大多数高中已经不再要求学生在体育课结束后洗澡。这是有道理的,毕竟你裸体的时间越少,就会越对裸体感到不舒服。不仅如此,人们可能也开始对自己的裸体感到担忧。越来越多的研究报告显示,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使用社交媒体都与对自己的身体不满有关。根据Debby Herbenick的研究,人们对自己生殖器的感觉预示着性功能的发挥,大约20%到25%的人,可能受到色情或整形手术营销的影响,对自己的身体感到不自信。


在我的采访中,对于许多长期禁欲的人来说,抑制似乎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大多数人认为禁欲不是他们所接受的东西(比如宗教信仰),而是他们自己再经受创伤、焦虑或抑郁后自然而然陷入的状况。一些人认为,在十几岁和二十几岁的人群中,焦虑和抑郁的比例近年急剧上升。焦虑抑制了大多数人的欲望,而且,抑郁和抗抑郁药都能降低性欲。


此外,性生活可能会有“等待太久”这样的情况。在18岁没有性经验的人群中,大约80%的人在25岁时性生活会比较活跃。但那些在25岁左右还没有性经验的人,他们以后有性经验的可能性要小得多。2009年发表在《性医学杂志》(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上的一项研究推测,“如果一个男人或女人在25岁之前没有发生过性行为,(他或她)至少有可能在45岁之前保持处女/处男身份。”斯坦福大学的迈克尔·罗森菲尔德的研究证实,成年后,真正的单身状态比我们想象的要稳定得多。他说, 20多岁的单身女性中,在一年内只有50%的人会和别人约会,而年龄较大的女性这样做的可能性更小。


性抑制还有许多其他来源。例如,睡眠不足严重抑制了人们的欲望,而睡眠质量也受到了其他因素的影响,比如彻夜玩手机。对女性来说,多睡一个小时会使第二天发生性行为的可能性增加14%。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妇产科教授洛里·布罗托(Lori Brotto)在她的新书《通过正念改善性》(Better Sex Through Mindfulness)中回顾了实验室的研究成果。她在新书中写道,实验室的研究表明,我们所处环境的干扰同样会抑制人们的性冲动。


一点点小事情(比如睡眠不足和分心)怎么能打败像性这样的人类基本的东西呢?一个可能的答案是:我们的性欲是很容易被熄灭的。人类需要性,但一个单独的个体不需要。


这个时代的矛盾之一是:我们生活在前所未有的身体安全之中,然而现代生活引发了我们严重的心理焦虑。在这种情况下,生存胜过欲望。正如Emily Nagoski说的那样,没有人死于性冷淡:“我们可以饿死,死于脱水,甚至死于睡眠不足。但没有人死于无性生活。”


年初全球最大玩具零售商美国玩具反斗城宣布倒闭,因为出生率下降公司经营一直很困难。社会的变化会激发一代人的悲观情绪。其他作家也在研究这些数据,他们发表了一些关于未来的悲观文章,批评者指责他们煽动恐慌。然而,人们确实有理由担心的,毕竟不可避免的是,美国的出生率已经下降了10年。


起初,人们把出生率的下降归咎于经济危机,说是经济危机让千禧一代推迟了生育。但实际上可能有着更根本的转变。2017年,美国的出生率连续第二年创下历史新低。之前人们预测千禧一代将在三十几岁组建家庭,但后来统计数据显示他们到三十几岁时生育率也在降低。2017年美国新生儿的数量比2007年少了50万,尽管相比十年前处于最佳育龄的女性数量增加了。同时在过去这十年里,美国女性平均预期子女数量也从2.1个降低到了1.76个。按照这个趋势,长期人口和财政都会受到显著影响。


一个更为直接的担忧是由孤独和异化导致的政治后果。例如,那些自称“非自愿单身”男性会制造的网络仇恨并在现实生活中有暴力行为。孤立的年轻人容易受到各种极端主义影响。看看欧洲民粹主义的流行,那些未能实现成年目标的成年人正是其中一部分推动者。在意大利,25岁至34岁的年轻人有一半仍然跟父母住在一起。


人类的性行为是我们区别于其他物种的原因之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贾里德·戴蒙德曾研究过人类性行为的进化,“除了姿势和大脑大小,性行为完成了人类和类人猿祖先分化的决定性方面的三位一体。的确,没有人死于无性行为,但经过数百万年的实践证明,性行为是有适应性的:性行为很有趣,它会让我们感到快乐。当然,充实的性生活不是美好生活的必要条件,但许多研究证实,性生活有助于幸福生活。性生活不仅使人快乐,还有利于健康:你身体越好,性生活就越好,反之亦然。


10月,当我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又一次和一位女性交谈,她告诉我,自从我们上一次交谈后,她在Tinder上遇到了一个她真正喜欢的男人,整个夏天他们已经约会好几次了。尽管她对与另一个人在生理和情感上的亲密关系感到恐惧,但她同时发现自己在慢慢喜欢这种亲密关系:“我从没想过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会那么舒服。这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285号

电话:010-84284411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千晨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