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漂亮,收入越高吗?| 相貌与收入的「高跟鞋曲线」

发布时间:2019/08/22 00:00      浏览:73
作者:郭继强,费舒澜,林平
来源:量化研究方法

01.问题的提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先哲亚里士多德早就说过,美是一种比任何介绍信都管用的推荐。其实,被美貌吸引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婴儿从生下来几天到六个月就已经开始喜欢看漂亮的脸,而且注视的时间也更长。2007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与腾讯网新闻中心联合开展的一项有45098人参与的调查显示,94.7%的网友肯定容貌重要。为就业而整形美容的报道在近期中国更是屡见不鲜。显然,人类的爱美之心使得“美”成为一种稀缺资源,“审美”和“追求美”也演化成社会化行为。相貌从社会、心理和经济等多方面影响着一个人的社会交往、职业获得、收入损益等,本文主要聚焦于相貌对收入的影响。

 

在相貌与收入的关系上,通常被默认或隐含为正相关关系,即“越漂亮,收入越高”。Quinn(1978)采用美国劳动力市场数据揭示了相貌与收入之间的相关性。Roszell(1989)采用加拿大的数据发现,漂亮的人收入增长更快。Frieze(1991)发现相貌与男性的起薪以及随后的工资都有正相关关系,而女性的相貌对起薪没有影响,但漂亮的女性工资增长更快。特别是,Hamermesh and Biddle(1994)开创性地用计量方法估算出漂亮溢价(beauty premium,即漂亮的收入溢价)。Doorley and Simerminska(2015)研究了不同分位上的美貌溢价,女性的美貌溢价在收入的低收入水平上较高,而男性的美貌溢价在整个收入分布中都较均匀。

 

上述学者鉴于各自不同的研究目标和侧重点,将漂亮溢价问题作这样的简化处理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无可厚非。不过,就漂亮溢价问题本身而言,是否完全等价于“越漂亮,收入越高”的隐含假定,迄今仍是一个未被重视尤其是未被经济学足够重视的论题。而这个论题又直接关系到我们到底要追求怎样的美,很有必要进一步深究。

 

为了研究相貌与收入之间的关系,本文首先利用Hamermesh(2002)所使用的数据来绘制相貌与收入的曲线图,见图1。该数据来自上海社科院(SASS)人口研究所1996年对上海市流动和常住人口的一项家计调查(以下简称“SASS1996”),包含33000个17-60岁的个体样本。



图1非常直观地展现了相貌与收入之间的关系,该数据来自上海社科院(SASS)人口研究所1996年的调查。相貌从较差,到一般,再到较好的过程中,收入都是上升的;但当相貌从较好变到非常好时,收入却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趋势。有鉴于此,本文提出相貌与收入之间呈“高跟鞋曲线”关系的假设命题:漂亮程度存在一个“度”,在达到这个“度”之前,漂亮有助于提升收入;但过了这个“度”之后,漂亮程度的提升反而会削弱漂亮溢价。相貌与收入之间形成一条类似于高跟鞋形状的曲线,如图2所示的ABC曲线。

 


02.“高跟鞋曲线”机理


相貌与收入之间形成“高跟鞋曲线”的机理,可以从“偏好”和“信号”两个角度加以阐释。


1. 偏好角度——AB段


偏好是指人们从爱美之心出发,倾向于和长相好看的人打交道,而不管后者能否真的会给他们带来回报。在偏好中常常不可避免有一部分是偏见,由偏见而起的差别化待遇往往造成歧视。歧视是指具有相同特征的人没有受到同等的对待。如果长得好看的人与长得不好看的人贡献相同却得到不同的工资或收入,那就存在工资或收入上的雇主歧视乃至顾客歧视。


2. 信号角度——AB段


相貌并非单纯是外表或长相,它还是一种“能力信号”,主要反映个体的人际技能。知识和服务性产业的快速兴起更加凸显人际技能的重要性。但由于信息不对称,雇主一开始并不能直接观察到员工的人际技能,而学历又往往偏重于传递员工有关专业技能的信息,难以或者说甚少能够传递人际技能方面的信息,于是,雇主在某种程度上就通过观察相貌来甄选具有人际技能的员工。


3. 信号角度——BC段


但是,相貌作为人际技能的信号,并非是越美的人其人际技能越好。超常的美貌却又会给人际技能的发展带来负效应:


(1)相似性变差造成的人际交往方面的负效应。


人际的长期吸引受到相似性的影响,即所谓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人际关系中,相似性是主导因素。相似性导致彼此喜欢,当共同的态度、信念、价值观在彼此之间得到印证时,随之而来的满足感会增强彼此之间的吸引。最漂亮的人往往天生丽质,其成长期间因出众的相貌得到来自长辈和师长的更多偏爱,从而,其人生态度、信念、价值观等与普通人有许多差异。最漂亮的人在人际交往尤其长期交往方面发展不利,难以受到占人群大多数的普通人的欢迎,更容易遭受嫉妒乃至排挤;最容易被接受的是次美(相貌高于平均水平但不是最漂亮)的人;相貌平平的容易被忽略,也不利于人际关系和交往沟通。职场中,无论是与同事的合作,还是客户的维护发展,往往涉及的是长期和较深入的人际关系,由于与普通大众间相似性的欠缺,最漂亮的人更容易遭受职场人际的排斥。

 

(2)互惠性缺乏导致最漂亮的人对人际能力提升上的负效应。


在人际交往中,人们更倾向于喜欢和接纳那些喜欢和接纳他们的人。和那些喜欢和接纳他们的人在一起,人们收获了满足感,这会产生一种回报的情感,使之反过来欣赏和喜欢对方。长相出众的人从小受到太多的关注和偏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容易养成骄纵的行为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也往往会因可依赖自己的外貌而疏于自身其他能力的培养,不利于人际关系的拓展和维护。正由于此,超常的美貌也往往会引发来自他人能力评价上的负效应,光环效应也常常会掩盖超常美貌者个人的其他特质。相貌的这些负效应随美貌程度从次美到最美而急剧上升,使得最美的人收入反而下降,形成图2中“高跟鞋曲线”的BC段。

 

4. 最具优势的是次美者


相貌与收入之间的“高跟鞋曲线”,凸显了职场上或者说劳动力市场上的“审美观”:在职场上,最具优势者既不是相貌平平者,也不是最漂亮的人,而是那些较好看(或者说“次美”)的人。一般说来,相貌包括长相、着装打扮和行为举止三个层面,次美者并非以风华绝代的天生丽质胜出,而是以长相端庄、仪表大方、举止得体取胜,是自我形象管理的赢家。次美者才是职场上“美貌溢价冠军”,充分体现了“职场审美观”与“选美审美观”的差异。显然,工作场所还是有别于选美舞台。 


03.结论


在如今这个颜值当道的年代,我们追求美,但不宜过度。美是一块敲门砖,相貌作为一种“人际技能信号”,它的终极指向依然是能力。从这一视域看,美容乃至整容尽管能够在一定程度甚至是在相当程度上修饰或改善长相,但好长相并不完全等于好相貌,更不等同于好能力。整容可以提升美丽程度,但是若仅仅提升外表而忽略了内在能力的强化,就会造成人际技能与相貌之间的疏离或背离,导致相貌的“信号”失真。例如,十多年前因貌丑求职千次不成的“丑女”张静,经过整容重新迈进人才市场大门后发现,自己欠缺的不仅是长相,还有专业技能、人际技能等综合素质。美化长相与提升人际技能的差异性和统一性告诉我们,倘若希望通过使自己变美来取得职场上的成功———找到好工作、获得高收入等,应从仪表、举止、修养、学识和气质等综合素质上下工夫,使自己更契合“职场审美观”,更具人际技能,而这些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修炼而提升的。简言之,要“内外兼修”,看“颜值”更看“气质”,看伴生于外在美的内在美。整容既易又不易,漂亮更不易,且整且珍惜!此外,对于最美的人而言,还要妥善处理美貌可能产生的副作用,使相貌尽可能发挥它的积极作用。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285号

电话:010-84284411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千晨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