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为什么国际时尚大牌和小品牌都在生产口罩等防疫用品?

发布时间:2020/05/01 00:00      浏览:41
作者:Zara Stone
来源:36Kr

4月5日,我在亚马逊上花了13.99美元买了一个LED声控派对口罩,它能随着节奏而发光。


这是为数不多的20美元以下还能包邮的口罩之一。


我买的不是医用口罩,内含氖气的设计并不能提供过滤Covid-19的特定保护。


但理论上说,这款派对口罩是政府批准的。


早在几天前,CDC(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Covid-19指南就建议人们戴上“简单的布口罩”来遮盖鼻子和嘴巴,以帮助“减缓病毒的传播”。


N95口罩不再被认为是普通民众的必备品,因为前线工作人员正面临着包括口罩、手术手套和防护服等个人防护装备(PPE)短缺的问题。


事实上,N95口罩实在是太少了,以至于美国政府在机场海关采取了盗窃手段,还试图贿赂和威胁供应商提供更多的N95口罩。

在谷歌上,“到哪里买口罩”的搜索量是自谷歌创建以来最高的。


即使是普通的布制口罩也供不应求,美国卫生局局长甚至在YouTube上传了一段视频,告诉大家如何在家里用旧T恤和橡皮筋自制口罩。(注: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一批运往柏林的防护口罩在泰国被转移并送往美国。美国这一举动被指责是“现代海盗行为”。)


在这次物资紧缺中,似乎没有一个时尚或服装品牌不加紧重组生产线,帮助生产医用和消费级口罩。其中就包括Prada、Chanel、Louis Vuitton和Dior等大牌,以及美国几乎所有的百货商场品牌——Gap、Zara、Brooks Brothers、Eddie Bauer和Eileen Fisher。


然后是Johnny Was,American Giant和Lilly Pulitzer这样的小众设计师品牌,以及像Youphoria Festivalwear和Lesley Evers这样的独立小品牌,还有充满了DIY产品卖家的电商平台Etsy。


在宾夕法尼亚州,为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ajor League Baseball)球员生产队服的体育用品电商Fanatics,正将其运动衫面料制成口罩和医院制服。


甚至连连锁服装品牌American Apparel声名狼藉的前CEO多夫·查尼(Dov Charney)也在为此全力以赴:在他公司的网站和Instagram账号上,都能在看到摆着性感姿势的模特佩戴着Los Angeles Apparel棉质口罩。(注:American Apparel于2016年破产,同年,多夫·查尼又创立了品牌Los Angeles Apparel。)



时尚界突然争先恐后地生产口罩,在世界各地赢得了赞誉以及新闻的争相报道。


《纽约客》发表了一篇1200字的文章,热情洋溢地讲述了“克里斯蒂安·西里亚诺(Christian Siriano)如何将自己的时装公司变成了一家口罩厂”,《女装日报》也宣称称“时尚界团结起来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


福克斯新闻报道了“巴克·梅森(Buck Mason)是怎么为人们制作口罩的,”时尚网站PopSugar则吹捧道“爱丽丝·奥利维亚(Alice + Olivia)不仅为那些在前线的人,也为公众制作口罩,”彭博社也报道了“巴黎世家(Balenciaga)、圣罗兰(Saint Laurent)在法国工作室制作口罩付出的艰苦努力” 。


大多数时装公司经营的都是非必需品——连衣裙、手袋和斜纹棉布裤。但现在制造各种类型的口罩更有可能被视作必不可少的业务。


这种免费的公关对品牌起了帮助,特别是对于那些几乎面临绝境的小品牌。


品牌Youphoria Festivalwear的CEO拉切尔·斯洛斯(Rachelle Sloss)表示:


“我们的主要业务都暂停了。”


她在网上出售手工制作的消毒口罩,每个售价25美元。 


“在这个充满挑战和不确定的时刻,你可以通过一些小行动产生积极影响,” 


她在发给用户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这些口罩是由两层棉织物制成的,过滤颗粒的效果不如N95口罩。


还补充了一句:
“(但它们)可以过滤掉高达50% Covid -19大小的颗粒。你的慷慨支持非常宝贵。”


斯洛斯说,到目前为止,口罩的销售额已经够支付这个月的房租了,尽管她的材料已经快用完了。


当然,没有人(包括斯洛斯的品牌、普拉达和布克兄弟在内)说他们生产口罩是为了从媒体的积极关注和品牌商誉中获益。斯洛斯特别指出,购买她口罩的顾客类型其实不太可能转化为购买她实际产品的客户。


这些公司在感到无能为力的同时,很有可能已经将所有资源转向口罩,以帮助国家克服目前的健康危机。(注:布克兄弟于1818 年在纽约麦迪逊大道创立,是美国最老字号的服装品牌之一。)


但是,这一很少被研究的现象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商业案例。


为什么卖口罩有意义


售卖口罩的一大好处是这些公司可以继续工作而不必停工。


当大多数州颁布了他们的居家隔离令时,只有8个州坚持执行。


当地许多所谓的非必需品企业都关门了,包括零售商店、美容院和其他生产这些非必需品的店铺。


大多数时装公司经营的都是非必需品——连衣裙、手袋和斜纹棉布裤。但现在制造各种类型的口罩更有可能被视为必不可少的业务,许多生产口罩的品牌和工厂都被授予了“必要”的地位,同时加快了它们的业务流程。


服装业在疫情中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数十万人因此失业。


科尔士百货(Kohl 's)解雇了8.5万名员工,梅西百货(Macy 's)解雇了其12.5万名员工中的大部分,盖璞公司(Gap)也解雇了近8万名员工。


在这场金融危机之前,零售商们已经在苦苦挣扎于不佳的销售情况和沉重的债务之中。对他们中许多人来说,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将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西尔斯(Sears)到尼曼(Neiman Marcus),各大百货公司已经开始削减订单,并全面关闭门店。


对于一些时尚公司来说,转向生产口罩可能是他们度过这场危机的唯一途径。这也让他们有机会获取利润丰厚的政府合同。


尽管特朗普总统一直不愿使用《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来让更多公司生产口罩,但许多城市、州和联邦机构都强烈要求供应,包括退伍军人事务部、国防部和监狱管理局,都已在网上发布了对供应商的请求。


时尚界的救生筏


据《女装日报》报道,3月22日,纽约市要求企业提交为该市提供个人防护装备的提案。


开始的24小时内,他们就收到了460次香瓜查询,现在平均每小时就有10到20次查询。


纽约市已经将这些合同公之于众。例如,660万美元的合同给了位于布鲁克林的工程技术工作室10XBeta, 800万美元的合同给了新泽西的科技消费品制造商Digital Gadgets。


在联邦层面上,许多提议都是保密的(目前是这样),但美国整备与应变部门已向霍尼韦尔提供了1.482亿美元的资金,因此可以有把握地说,尚有大量资金可供争取。


上周,Hanes、Champion、Playtex等品牌的母公司Hanesbrands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签署了一份生产家用棉质口罩的合同,这家公司希望将口罩的生产数量扩大到每周150万个。


获得这些政府合同的好处是,它们能覆盖掉成本,让这些公司在停工期间有钱支付租金,给员工发工资,并保持供应链的完整。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服装公司American Giant是获得早期合同的公司之一。


“一周前,我们决定停止生产服装,开始生产医用口罩,” 


服装制造商美国巨人(American Giant )的CEO贝亚德·温斯洛普(Bayard Winthrop)在3月25日的采访中说。


“我们现已将这些工厂完全转为生产医用口罩。这些费用由政府支付。”


“为医务工作者制作口罩的过程远比缝制一件时装复杂得多。”


温斯洛普的工厂在北卡罗来纳州,直到3月30日才接到停产令。


“我们正在努力获得必要的生产许可,这样我们才能继续营业,”


他在复工之前这么说道。

“能让人们留在工厂工作固然很好,但那不是制造口罩的动力。”


总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阿什兰的男装品牌Gitman Bros.总裁克里斯·奥尔伯丁(Chris Olberding)在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的全力支持下,正专注于改造工厂以生产医院工作服。奥尔伯丁对《华尔街日报》说,他估计个人防护装备的生产可能会占到公司业务的25%至40%。“听起来这种病毒并没有在远离我们”,他说。


错误的口罩种类


尽管许多医院仍急需个人防护装备,但这些时装公司生产的口罩并不是医疗级别的产品。


“为医务工作者制作口罩的过程远比缝制一件时装复杂。”


皮包品牌Lidia May创始人杨梅(May Yang)在她一篇发表于《Ecocult》杂志的社论中写道。


杨梅表示,她对那些急于生产医用口罩的品牌表示“深切关注”,并警告称,布制口罩不适合一线工作人员使用,一些医务人员因为穿戴未经批准的个人防护装备而被解雇。 


“我理解你们品牌想给公关人员带来一些对品牌的积极谈资,但是,请让我们停止将普通的布口罩捐赠给医疗机构。”


她建议,各品牌更应该专注于为消费者设计“靠谱的布口罩”。


当然,许多品牌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4月3日建议所有美国人出门时都佩戴布制口罩,此后消费者对布口罩的需求急剧上升。


周二,电商平台Etsy称,在4月4日的那个周末,购物者在该网站上对口罩进行了200多万次搜索,过去一周,公司每天能售出数十万个手工口罩。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唯一一家没有疯狂制造口罩的公司是德克萨斯州的公司Prestige Ameritech(美国最大医疗口罩制造商),实际上这家公司生产了美国大部分医用外科口罩。


这家公司的工厂已经将口罩产量提高到了每天60万个,但CEO迈克·鲍恩(Mike Bowen)并不打算进一步增加产量。


据《达拉斯新闻网》报道,他们不加夜班,周末也不工作,只按正常的朝九晚五工作时间。


他的理由是:在疫情爆发期间,每个人都想买他的口罩,但危机过后,他的客户会弃他而去,从中国订购更便宜的口罩。在中国,他们可以花两美分买一个口罩,而不会再花这一毛钱。


这种情况以前发生过。在H1N1猪流感爆发期间,鲍恩增加了口罩产量以供应医院,但在爆发之后,他没有获得任何长期合同,被迫裁员了150人。


“我厌倦了,”他说,“我不想再做替补了。”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285号

电话:010-58696306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混沌鸿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