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新传记里,他真正变成了一个人而不是一种主义

发布时间:2016-10-26 15:14      浏览:923
作者:曾梦龙
来源:好奇心日报 题图:youtube



像所有知识遗产一样,马克思的作品对所有新的解读保持着开放性,但是他肯定会清楚地表明自己不会接受任何以他名字为由开展的残暴行为。


在中国,马克思可能是大家最为熟悉同时也是最为陌生的学者之一。熟悉是因为我们从小所受的政治课教育,让我们了解到所谓“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马克思的学说。陌生则是因为这种教材上的马克思可能并不是真的马克思,是被抽象化和选择化的马克思,很大程度上是斯大林化的马克思。


像我们所接触的马克思教材其实来源于 1938 年苏联出版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该书是斯大林意志的产物,本人还亲自撰写了第四章第二节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传入中国后,该书被认为是“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是百年来对国际共运的总结”,也随之成为学校教材,影响至今。


事实上,马克思在国际学术界一直有着巨大的影响,包括社会学、文学、历史学、经济学和哲学等都有相关的流派和思想脉络。尤其是 2008 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马克思《资本论》中的思想被广泛提及和重新讨论。最近几年出版的像《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21 世纪资本论》《资本社会的 17 个矛盾》等书都可以看到他的影子。


来自:亚马逊


本月,哈佛大学贝尔纳普(Belknap)出版社就出版了马克思一部新的传记《卡尔·马克思:伟大与虚幻》(Karl Marx: Greatness and Illusion)。作者为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历史学教授、剑桥大学历史和经济中心主任盖瑞斯·斯特德曼·琼斯(Gareth Stedman Jones)。


《纽约时报》的一篇书评称,该书是当代关于马克思的权威传记,关注的是马克思作为人,而不是主义。马克思自己也说:“如果有一件事是确定的话,那我本人不是个马克思主义者。” 20 世纪党派的意识形态和马克思本人的思想并不相同。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书评也称,在马克思的形象和现实之间有着令人尴尬的鸿沟。在他 1883 年去世以后,马克思被恩格斯和后来的追随者称其为经济达尔文。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理论家帮助创造了这一神话。《资本论》里证明“资本主义会逐渐消亡”又让其拥抱了 20 世纪革命。



马克思和他的女儿 Jenny  ,来自:nybooks


但在盖瑞斯·斯特德曼·琼斯这位历史学家眼中,马克思是生活在 19 世纪具体环境下一个活生生的人。《经济学人》的一篇书评中写道,他大半生都过得凄惨贫穷,是个工作狂,可以连续工作三四天,但也经常生病。他脾气也不是特别好,傲慢、有着种族偏见,还喜欢向恩格斯借钱,吸大量的烟。饮食习惯也很单一,只喜欢重口味的熏鱼、鱼子酱和腌黄瓜,再配上点啤酒或利口酒等。


当然,这些细节并不是传记最为重要的部分。在书中,盖瑞斯·斯特德曼·琼斯讨论了很多马克思的社会经济和哲学观点。比如在他看来,《资本论》一书真正价值在于它记录了英格兰工人阶层实际日常生活。马克思综合了“异常丰富的数据、官方报告和媒体报道”来说明许多生活在当时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的人过着多么艰难的日子。但也有不足,比如马克思对生活水平的客观衡量尺度(如真实工资)的关注度不够。所以,盖瑞斯·斯特德曼·琼斯觉得,把马克思本人看成无可匹敌的经济学家是离谱的,况且他生前只完成了《资本论》第一卷。


不过,《纽约时报》称,像所有知识遗产一样,马克思的作品对所有新的解读保持着开放性,但是他肯定会清楚地表明自己不会接受任何以他名字为由开展的残暴行为。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285号

电话:010-84284411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千晨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