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研究 | 那些来京和子女同住的「老漂族」适应的到底怎么样?

发布时间:2019-01-25 00:00      浏览:103
作者:王颖,黄迪(中华女子学院)
来源:质化研究

摘要:


采用质性研究方法,分析了“老漂族”来京后的社会适应情况及其影响因素。从心理适应、关系适应、生活方式适应和生活环境适应四个维度来呈现“老漂族”来京后的社会适应状况。“老漂族”的适应过程存在着差异。心理上,随着生活的正常化,其思乡之情逐渐减弱;生活方式上,他们尽量去适应子女的生活习性;对于生活环境,他们大多能很快地适应;在关系适应方面,虽然家庭结构的变化和老人们经历的从家庭主人到“保姆”的角色转变导致了他们家庭地位的下降,但情感的补偿使“老漂族”接受了这些转变,实现了较好的家庭关系适应。个人因素、代际关系因素和社会因素影响着“老漂族”的适应过程和适应程度。


关键词:“老漂族”;社会适应;影响因素


一、引言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生活成本和育儿成本的提高、隔代抚育需求的增加,“老漂族”出现并逐渐增多。本文所言之“老漂族”特指年龄在55岁以上,跟随子女到陌生城市,为了照顾第三代或与子女团聚而迁居到子女所在城市,并且其居住时间在一年以上的流动老年人口群体。离开自己熟悉的家乡,到子女所在的城市生活,虽然能与子女生活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但在新的环境中,“老漂族”的社会适应存在诸多问题。


目前学术界和政府已经开始关注这一群体,但总体来说有关“老漂族”的研究仍然相对较少。


李倩(2013)运用代际矛盾的情感理论,从代际支持以及代际冲突两方面研究了代际关系对随迁老年人适应的影响。他认为,个体之间的社会适应状况存在着差异,户籍制度壁垒、医疗保障制度分割以及福利待遇缺失,是随迁老年人反映最多也是最困扰他们的问题。王丽英(2013)从心理、关系、生活方式以及社会环境四个维度来研究“老漂”的社会适应问题,并认为每个“老漂”的适应过程和适应程度都有所不同,社会资本、个人因素和代际关系是“老漂”社会适应的影响因素。苗瑞凤(2012)从情感慰藉、经济供养和生活照料三个方面,探讨了农村老年人离开故土,来到城市中的子女家庭后的适应状况。郭璇(2013)从个体、家庭和社会层面分析了农村移居城市老年人社会适应过程的影响因素,并提出了社会工作介入的一系列措施。


目前,学界关于“老漂族”的研究大多侧重于对其特征、起居特点、居住习性等进行宽泛笼统的描述,而对其社会适应行为缺乏较为深入的研究与分析。


本文采用定性研究方法,通过对五位来北京居住一年以上的“老漂族”进行访谈来了解其社会适应状况。这五位老人基本都是为照顾第三代或跟儿女团聚而来京的。研究将五位访谈对象编码为A,B,C,D,E,其具体情况如表1所示。 


二、“老漂族”的社会适应

 

社会适应指的是个体与特定社会环境相互作用而达成协调关系的过程以及这种协调关系所呈现的状态(牛菲,2011)。本文从心理适应、关系适应、生活方式适应、生活环境适应四个方面来研究“老漂族”的社会适应状况。

 

(一)“老漂族”的心理适应

 

心理适应是指个体的各种个性特征相互配合以适应周围环境的能力。对“老漂族”而言,当他们面对要去北京生活这一问题时,最早发生的变化是心理方面的,其心理适应状况也直接影响着他们来京后的生活。

 

对于老年人而言,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并不仅仅是居住地的变化,而可能是一次人生的挑战。


但是来到北京可以和子女生活在一起,还能天天见到第三代,享受天伦之乐,所以很多老年人对于离开故土到北京生活是既不舍又期待的。“我一开始是不想来的,我觉得我在青岛有朋友啊,有自己喜欢去的地方啊什么的,就不想到陌生的环境里去。”(个案A)不管在心理上有过什么样的犹豫,由于照顾孙辈的需要,很多老年人最终仍会选择离开故土,来到北京照顾和帮助子女,以减轻子女的生活压力。“孩子需要我们不来能怎么办。”(个案B)

 

除了思念家乡之外,同样有着子女身份的“老漂族”自己也有照顾长辈的需要和对亲人的牵挂。“刚开始来的时候当然也想家啊,家里还有我婆婆和父亲母亲呢,老人年纪大了,身体就更常出毛病了。我婆婆有心脏病,以前我在家的时候她住在我家里,我半夜都要去屋里看看老人有没有什么事情,因为以前有过老人突然休克的情况。我走了以后婆婆就到小姑子家去住了,然后我就隔三岔五地打电话去问问,放心不下。”(个案A)

 

“老漂族”来京后,更多地是通过电话联系来了解自己所挂念的亲人的情况或者跟亲戚朋友聊天以排解自己心中的苦闷。“来到这以后谁也不认识,说话聊天的人都没有,我晚上做完家务就打电话找她们聊聊天,有啥不开心的就找她们说说。”(个案B)

 

来京之后,随着生活的正常化、对周围环境的逐渐适应,以及因照顾子女和孙辈的忙碌,“老漂族”的思乡之情逐渐淡化,刚来京时的各种消极情绪也在逐渐减弱。从老人们最初来京时的怀念家乡到其消极情绪逐渐减弱,是一个适应的过程。“现在就不太会想家了,因为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在北京的生活,再加上照顾孩子们比较忙,家里的朋友也渐渐不联系了。现在也就偶尔在微信聊几句。”(个案B)“现在大家都能听懂我说什么了,我在社区也逐渐有事情可以去做,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想家了。也不常常打电话回去了,对家里人也没有来的时候那么担心了。”(个案E)

 

通过访谈可知,在这一适应过程中,大多数“老漂族”采取跟家里人保持电话联系的方式来减少挂念,此外也有人会选择让自己忙碌起来以淡化思乡之情。同时,“老漂族”对北京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对于他们融入新环境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虽然现在老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北京的生活,但是大部分被访者表示,自己还是想回到家乡去养老,甚至访谈中的丧偶老人也有这样的想法。“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再回去和那些人相处。一直就觉得这个地方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就是没有归属感,还是会有落叶归根的情感的。”(个案B)在部分“老漂族”看来,北京的生活只是其生命历程中的短暂岁月,待孙辈长大后,为了减轻子女的养老负担,他们仍会选择回到家乡养老。“我跟老伴早就商量好了,我们以后还是要回家养老,等孩子能放开不用我们照顾了,我们就回去,我们相互照应,不想留在这里给儿女添那么多麻烦。”(个案C)

 

(二)“老漂族”的关系适应

 

“老漂族”的关系适应主要是指其在人际关系方面的适应,其中包括对家庭关系的适应和对社会关系的适应两方面。老年人在退休后,其生活领域和社会活动范围相对变小,活动场所以家庭为主。当老人与子女在一起生活时,其家庭结构和家庭角色随之变化。一方面,在家庭中,老人与其老伴、子女之间的关系及沟通情况都会对其生活产生影响;而另一方面,社会关系的变化也会对老人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

 

1.家庭关系适应

 

在老年人的生命历程中,随着子女升学、就业和成家等事件的发生,很多夫妻在中年时即开始了由夫妻二人组成的核心家庭生活。随着“老漂族”在晚年时期和子女重新一起生活,其家庭结构又一次发生了变化,此时“老漂族”夫妇之间以及其与子女之间的关系也可能发生这样或那样的变化。

 

相较以前,“老漂族”跟老伴之间的关系可能会更加亲密,双方会更加依赖彼此。“我跟老伴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来到北京以后开始也不认识什么人,就只能是我们两个相互说说话了,感觉关系比以前更近了些吧。”(个案E)夫妇一同进京的“老漂族”,由于两人在进京的初期一起面对各种困难,一起适应刚来时的生活,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更加和睦。而自己一个人来京的老人则可能会因为两地分居而更加想念对方,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会越来越近。“她开始来北京的时候就天天给我打电话说一说她在这边发生的事,哪天她要是不先打过来我就会打过去问问。她一直挂念我,我也一直挂念他们。2009年,我也就来到北京跟孩子们一起生活了。”(个案C)

 

无论是自己独自来京还是跟老伴一起来北京,对于“老漂族”而言,与老伴关系和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调整刚来北京时的不适应状态。

 

在亲子关系方面,部分“老漂族”在来到北京之后跟子女间的关系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人老了有时候会有点啰唆,孩子们就会觉得不太想听,所以我就尽量少说。因为孩子们上一天班回来已经很累了,我也不想让孩子回到家以后还不能放松心情。”(个案B)老人们表示,子女跟自己的交流远远没有他们独立之前多。

 

“与儿子儿媳的关系还行吧。但是跟儿媳说话还是要注意一点,毕竟不像跟儿子说话那样。看儿子什么事做的不怎么符合人心意就说他几句,跟儿媳说话就不能这样了,怕万一哪句说得不好。老伴也是尽量不去挑儿媳妇的毛病吧,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就行了,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不太好处啊,这我们都懂,所以就尽量按照儿媳妇的心意去做吧。”(个案E)

 

家庭具有情感支持的功能,与家人之间关系的和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老年人减少其焦虑情绪,使他们更快地适应北京的生活。通过访谈我们发现,当与子女的沟通出现问题时,老人们都会选择避让,暂时中止与子女的沟通。“可能是年轻人跟老年人的观念不一样,我们教育孩子的方式也不一样,我们在教育小孙子的方式方法上就会有不一样的意见,孩子们觉得他们是对的,我就觉得我这样是对的。”(个案C)“老漂族”和子女在第三代教育问题上的分歧,往往会加深他们之间的矛盾。老人们在这种代际分歧中选择忍让,也间接反映了他们在家庭地位上的下降——他们已经不再是原先那个在家庭事务中说一不二的家长了。

 

“老漂族”生活在子女家中,成了家庭的配角。“孩子的事当然由孩子来解决”(个案D),很多“老漂族”都认为自己不是家庭的主人,对家庭事务没有发言权和决策权。与此同时,很多子女往往由于工作繁忙而缺乏精力和时间与老人沟通。

 

大部分“老漂族”表示自己跟第三代相处较好。


比起跟父母在一起相处的时间,第三代往往与祖父母/外祖父母相处的时间更多。跟第三代的和睦相处,不仅会帮助“老漂族”更好地适应家庭关系,也会让他们的心态变得更加年轻。伴随着家庭结构转变,“老漂族”在家庭中的角色也会发生改变。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中,“老漂族”是家庭事务的权威决断者,也是子女的经济支持来源。退休后,有的老年人享有退休保障,有的则完全丧失了经济来源,总体来说,相比退休以前,其经济来源减少了。经济上的变化必然会影响到他们在家庭中的权威地位。

 

访谈中,当提到老人们来北京后对自己在家庭中的定位时,被访者们都给出了大致相同的答案,他们都认为自己来北京就是为了照顾子女及第三代的生活,帮助他们减轻一些生活压力,有的老人甚至称自己就像是“保姆”,不过比保姆给了子女更多的精神上的安慰。“以前是带儿子,现在是带孙女嘛,就是帮助孩子们减轻负担。我们老两口带着孙女,照顾她上学、放学,做做饭,基本等于‘保姆’。”(个案A)“就是帮助孩子,家里其他也没什么需要我来决断的事情,我就帮助做做饭,带带孩子。当然比起保姆我会给孩子心理上的慰藉,只要需要我什么都可以做。”(个案B)。尽管老人们调侃自己是“保姆”,但他们并没有很抗拒自己的角色转变,甚至认为这一转变是应该的。

 

访谈中笔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两位男性“老漂族”都感觉自己来京以后所做的事情并不多,更多地是自己老伴在起作用。我国长期以来“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观念,导致了很多男性不会去做太多的家务,所以来到北京后基本都是女性在劳动,男性“老漂族”反而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他们对此也表现出了更多的不适应。“我们老两口以前一年四季都在跟我们那几亩地打交道,到了北京也没有可以让我们种的地了,我老伴天天忙着做饭做家务什么的,我却没事可干了。我不太会做饭,照顾孙子吧,我也几十年没抱过小孩子了,怕抱孩子的姿势不对,怕伤着孩子,老伴也不让我抱,我就一天天地闲着。”(个案E)

 

通过与被访者的交谈我们可以发现,他们在自己的角色发生转变甚至在家庭中的地位下降时都没有表现出很强烈的消极情绪。这主要是因为,“老漂族”在来京之前就已经对自己有了明确的定位——自己就是来照顾孩子的,他们对此有很充分的心理准备。另外,能跟孩子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也抵消了家庭地位下降所带来的负面情绪。“老漂族”在日常生活中为子女分担生活压力,也让他们觉得自己“退而不休”,并认为这充分体现了自己的价值,觉得自己老有所用。

 

综上可知:“老漂族”来到子女的家庭后,其家庭结构从核心家庭变成三代直系家庭,他们从主人变成了“保姆”,这一过程的转变伴随着“老漂族”家庭地位的下降;但是,情感的补偿使“老漂族”接受了家庭结构和角色的转变,他们大多实现了较好的家庭关系适应。

 

2.社会关系适应

 

来京之后与以前的朋友和亲戚的交流减少,使“老漂族”以前的社会关系被迫中断,然而新的社会关系的建立又存在着困难。“我的口音比较重,别人不太能听懂我说的是什么,没什么人可以交谈,那时候就很苦恼,就觉得跟当初设想的根本不一样,因此想要回家去。”(个案E)之所以会面临社会适应困境,部分“老漂族”是因为口音、内向等原因而不愿与人交流,也有部分“老漂族”是因为家庭事务繁多,导致他们很少有机会与其他人接触。“老漂族”要适应新的社会关系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中,他们会尝试着与一些经常见到的人交流,会寻找新的一起活动、聊天的伙伴。


但老人们都表示,这些关系是较弱的社会关系联结。


“漂来的人呢,最大的感受就是过去的老同事、老朋友、邻居啊太熟悉了,到这就不太熟悉了。这块儿也挺好的,这位邻居看起来也挺好的,但是呢,知根知底,这四个字就根本没有体现了。”(个案A)“但是后来我就发现自己身体不对劲,应该要出去锻炼,不锻炼不行,要走出家门,不能再一直待在家里,然后我就开始去跟着别的社区的人一起跳舞。因为当时我们小区没有组织者,后来居委会就找到我让我组织,我就组建了一个舞蹈队。”(个案A)


可以看到,社区居委会在“老漂族”的社会关系适应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社区居委会为老人们提供各种平台或者是场所,帮助他们互相认识、一起参加社区活动、建立社会关系网络,提高了老人们的生活质量。

 

被访者中有人提到,社区会特意去寻找整天不出家门的“老漂族”,让他们参加社区活动,认识更多的朋友。“社区还组织志愿者巡逻,这个小组也是我负责做组长,我就去找一些老漂,让他们走出家门参与社会活动。”(个案A)


社区建立的“老漂族”组织在帮助老年人建立和适应社会关系方面往往能起到积极作用。

 

(三)“老漂族”的生活方式

 

适应生活方式是一个较为广泛的概念,其具体包括人们的衣、食、住、行和娱乐等方面。本文所言之“老漂族”生活方式适应,主要是指“老漂族”对新的家庭生活方式和休闲娱乐方式的适应。“老漂族”来到北京生活,他们要离开的不仅仅是生活了多年的家乡,更是早已习惯多年的生活方式。


能否顺利适应新的家庭生活方式和休闲娱乐方式,影响着他们来京之后的生活质量。

 

1.家庭生活方式适应

 

“老漂族”几乎都会遇到与子女生活习惯不同的情况。面对这一问题,大部分老人都会尽量改变自己以适应子女。“我跟老伴还是会喜欢按照我们的喜好去做饭,但是孙子就会嫌奶奶做的饭不好吃。老伴现在也是在按着他们的喜好一点一点地改进,我们也在慢慢适应他们的生活方式。”(个案C)尽管老人们对此感到不适应,但出于对子女的爱,他们都会尽力让自己适应子女的生活习惯,而不是去改变子女的生活习惯。老人们认为,北京生活压力较大,孩子们在此打拼很不容易,因此他们不想再去给孩子增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除了生活方式上的差异,代际之间也存在着消费习惯上的差异。


老年人普遍而言较为节省。“我就喜欢去市场买菜,女儿女婿就喜欢去超市买包装好的,他们觉得那种更好一些,但我觉得没什么不同啊,浪费钱。”(个案D)老人们认为,子女花钱比较没有节制,太铺张浪费。“有一次儿子买了一个洗碗机,他说用洗碗机洗碗会更方便一些,但是他妈就觉得洗几个碗能费多大事,用洗碗机洗碗不仅费电还费钱。那个洗碗机也不实用,从买回来到现在也没用过几次。”(个案E)。

 

生活习惯和消费习惯的代际差异,影响着“老漂族”的日常生活和家庭关系。对此,“老漂族”大都觉得自己可以适应孩子们的习惯,并且表示自己的习惯已经过时,学学孩子的习惯也没什么不好。“比如用电器什么的都能跟上形势,我要是一个人生活可能就不会了,可能就会是比较沉闷的感觉。”(个案B)虽然有些“老漂族”会对子女的生活习惯和消费有些不适应,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表示,通过与子女在一起生活,可以接触到新鲜事物或高科技产品,这让他们的心态更加年轻,也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与社会脱节,没有落伍。

 

2.休闲娱乐适应

 

多样化的休闲娱乐生活对于提升老人们的生活质量有着很重要的意义。随着老人们从家乡来到北京,其休闲娱乐方式也随之发生改变。其中农业户口被访者认为,与自己在家时比较单一的娱乐方式相比,城市的娱乐方式较为多元。“我们农村活动少,以前闲的时候就跟村里人一起打打牌、闲聊。现在闲的时候就去社区参加活动,跟老伴一起来锻炼锻炼身体,也可以去活动中心下下棋,有时候还会跟儿子儿媳一起去周边玩玩,在家就没这个机会了。”(个案E)而城市户口被访者亦有此种类似感受。“来了之后挺忙活的,因为带了一个舞蹈队,就是相约快乐舞蹈队,基本都是我们这些老漂一族,每星期活动五次。以前在南京就是和老朋友一起聊聊天、到处逛逛啊之类的,要不就是自己在家上上网。”(个案A)

 

也有的“老漂族”在社区的组织下,积极参加小区的健身娱乐活动,甚至自己组织、购买需要的器材等。“当初我是看到有认识的人在小区跳舞,我就跟她们一起跳,然后就跟她们一起参加社区举办的其他活动。”(个案D)对于娱乐生活的适应,“老漂族”基本都是从被动到主动。刚开始来到北京,不管是城市老年人还是农村老年人,当他们身处新的环境时,都属于被动人群。他们最开始都是自己或跟老伴一起去散步,很少会有人去参加社区的活动。随着对新环境的熟悉和新的社会关系的建立,老人们会主动参与到自己喜欢的互动中,为自己的生活增彩,提高晚年生活质量。“因为我们是党员嘛,觉得自己要起到先锋带头作用,就比较积极地参加活动,后来社区通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就让我担任我们那个楼的居民代表。”(个案D)熟悉环境之后,有的老人开始发挥自己的特长,作为活动的组织者组织活动,甚至主动参与到社区建设中。

 

(四)“老漂族”的生活环境适应

 

生活环境指的是人类生存和活动范围之内的社会条件和自然条件,广义上的生活环境指的是整个社会经济文化体系和自然环境,狭义上的生活环境指的是人类生活的直接环境。相较其他环境,生活环境是比较客观的。在生活环境方面,尽管最初来京时老人们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不适应情况,但他们通常都会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将其调整好。

 

关于生活环境,老人们指出了对于北京气候的不适。北京严重的雾霾是被访者提到的最多的不适应的地方。“我觉得北京并不是很适合老年人来养老,这主要是由于北京空气质量太差。”(个案E)也有的老人对北京的交通感到不适应。“北京这边好堵啊,堵得我心里都难受,后来才慢慢适应了,适应了以后就觉得也没什么了。”(个案B)老人们的这种不适一般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且会随着居住时间的延长而逐渐消除。


总体而言,环境的不适应对“老漂族”的生活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并不是很明显。

 

三、“老漂族”社会适应的影响因素

 

“老漂族”的社会适应作为其自评结果,体现着差异性,而这种差异性受到个人因素、代际关系因素和社会因素等多种因素的影响。

 

(一)个人因素

 

“老漂族”的身体和心理状况影响着其社会适应状况。随着年龄增长,老年人的身体机能逐渐下降,身体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不适。一般情况下,身体状况较好的“老漂族”会更好和更多地为子女分担家务,参加更多的社会活动,更好地适应在北京的生活;而如果“老漂族”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则其各方面的适应往往较慢,分担的家务也相对较少。

 

同时,积极的心态也有助于老年人较快地适应改变。“主要我觉得我心态好,对什么事情都能看得开。要不然,生活中那么多糟心的事还不把人打垮啊。”(个案B)心态不好的“老漂族”往往容易会产生悲观情绪,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他们适应新的生活。

 

(二)代际关系

 

代际关系是指家庭内部基于婚姻和血缘而产生的交往关系。社会的快速发展对两代人之间关系的影响很大,这一点在家庭和社会生活中都会体现出来,这对社会和老年人都有着很大的影响(苗瑞凤,2012)。“老漂族”虽然从家乡来到了北京,但他们仍旧保留着以往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然而,他们的子女却早已习惯北京的生活,这必定会给他们带来矛盾。“老漂族”与子女之间的代沟可能会比生活在同一个地域的代际之间的代沟更大。代沟是指在价值观和行为选择方面两代人之间的差异和冲突。社会学家认为,代沟实际上反映的是社会结构、社会生活变化的速度和程度。随着社会变迁的快速发展,两代人之间的差距也会更深、更广,代沟的存在是客观的、必然的。“老漂族
”和子女之间在消费习惯、生活习惯以及教育第三代的方式等方面都存在着差异。这些差异也增加了“老漂族”和子女之间的矛盾。通常代沟越大,老人们对新生活的适应难度就越大。

 

(三)社会因素

 

对“老漂族”社会适应产生影响的社会因素包括国家的社会福利和社区支持两个方面。首先,社会福利可以提高人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平,使其得到更多保障。由于我国户籍制度和社会保障政策的限制,很多“老漂族”虽然生活在北京,却无法享受到北京老年人享有的一些福利政策,不但如此,他们往往还失去了一些原本在家乡享有的福利。这种社会福利的缺失多多少少都会影响到他们对北京的归属感和社会适应。老人们表示:在北京能享受到一些优惠比如到了一定年龄就可以办老年卡,免费乘坐公交车、公园游玩免门票等,但是这些优惠仍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访谈中,所有的老年人都提出了“医保”这一问题。他们表示,在北京看病后再回到家乡去报销不仅手续烦琐,报销的比例也会有所下降。有的地方甚至规定只能在本地看病,外地看病不给报销,这让老人们比较困扰。“挺麻烦的,所以我现在是能拖就拖了,能不看就不看了。”(个案B)报销手续的繁杂,导致老年人在生病时大多采取能拖就拖的态度,直至万般无奈时才会返乡治疗。

 

其次,社区在老人们的适应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社区的硬件、软件设施和居委会是否关注到“老漂族”这一群体,会给老人们的适应过程带来重要影响。社区居委会作为基层组织,可以为“老漂族”积极构建社会网络、建立社会支持。“居委会专门打电话让我去参加一些活动和讲座,有很多跟我一样的老漂,我们能在一起交流。”(个案D)社区居委会为老人们提供更多的交流和互动的机会和场所,将有利于他们更快速地建立新的人际关系,更好、更快地适应新的生活。

 

四、结论

 

通过研究我们可以发现,“老漂族”的社会适应过程是一个动态发展过程。


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是老人们在心理、生活环境、关系和生活方式这四个方面的适应。老人们在这四个方面基本都从不适应慢慢向适应过渡,但其具体的适应过程存在差异性。在心理上,老人们经历了从无奈来京、由于思念家乡而感到孤独,到随着生活的步入正轨而渐渐适应北京生活的过程。在关系上,老人们经历了角色的转变和家庭结构的变化。在这一转变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老人们在家庭地位和决策权力方面的地位有所下降,其父辈的权威遭到严重挑战。权力的变化带来的是以子女为主的代际关系。这一变化也会使“老漂族”和子女之间的矛盾加深。在生活方式上,尽管老人们和子女之间有着很大的不同,但是大部分老人都会尽量主动去适应子女的生活方式。生活环境是老人们比较容易接受的不可改变的客观因素,他们对此适应起来较为容易,从不适应到适应的时间也相对较短。

 

“老漂族”的个人因素、代际关系因素和社会因素都会影响他们的适应过程和适应结果。


其中,社会福利和社区支持是影响“老漂族”社会适应的极为重要的社会因素。


“老漂族”作为特殊的流动老年人口,已经引起了学界和政府的关注。为更好地促进“老漂族”的社会适应,本文认为应该从家庭和社区两个层面着手进行改善。

 

首先,部分“老漂族”在其初到北京时的适应过程中遇到了各方面的问题,其中的大部分原因在于对新环境的陌生与家庭模式的变化所造成的矛盾与冲突,而当家人与社会对此加以忽视时,这种矛盾将会被激化。家人的理解与关心可以帮助“老漂族”更快更好地适应新生活,因此,作为“老漂族”的家人,其子女应该多与老人沟通交流,在情感及精神方面对其给予更多的尊重与关心。

 

其次,本研究发现,社区在“老漂族”的社会适应过程中可以起到重要作用。以社区为单位,从组织建设、社会关系网络建立等方面为“老漂族”提供生活、娱乐和交往的空间和机会,可以使社区内的“老漂族”群体形成组织,从而获得更为多元的社会支持。


同时,也可引入社会工作的专业服务,以帮助“老漂族”顺利渡过社会适应期。访谈中我们发现,“老漂族”遇到的困难主要在于个人心态调节、家庭生活改变、陌生的人际交往、休闲活动方式变化以及情感支持缺失等方面。对此,相关社工机构可以合理介入,帮助“老漂族”解决难题,使其更快地融入新生活。

 

参考文献:


范靖.老漂族社会融入需求及老年小组工作介入研究—以西安市T社区为例[D].西安:西北大学,2013.


风笑天,等.落地生根:三峡农村移民的社会适应[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6:121.


郭璇.农村移居城市老年人社会适应及社会工作介入—以下板镇为例[D].武汉:华中农业大学,2013.


李娜.农村留守儿童社会适应研究—以鲁山县为例[D].天津:天津理工大学,2012.


李倩.代际关系与随迁老人的城市适应—以上海市M社区为例的质性研究[D].上海:华东理工大学,2013.


孟向京,姜向群,宋健,等.北京市流动老年人口特征及成因分析[J].人口研究,2004(6):53-59.


苗瑞凤.老年流动人口城市适应性的社会学分析[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18):4095-4097.


牛菲.进城老年人城市适应问题研究—以保定市为例[J].郑州:河北大学,2011:31-32.


王丽英.“老漂”的社会适应研究—以北京市9位“老漂”为例[D].北京:中国青年政治学院,2013.


邬沧萍,姜向群.老年学概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212.


邬沧萍.社会老年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198.


吴华,张韧韧.老年社会工作[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1.


张晓娟.广州市老龄化空间分布与老年人口迁移研究[D].广州:中山大学,2007.


张伊娜,周双海.中国老年人口迁移的选择性[J].南方人口,2013(3).


郑杭生.社会学概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99.


周皓.省际人口迁移中的老年人口[J].中国人口科学,2002(2).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285号

电话:010-84284411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千晨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