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时刻亲历者 | 死亡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发布时间:2019-04-05 00:00      浏览:48
作者:Christen O'Brien
来源:36Kr

我至今依旧记得血凝块倾入我心脏那一刻的感觉。


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心悸,嘴里充满了鲜血的味道。几毫秒后,就像子弹弹回一样,血栓在我的肺里破裂了。我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呼吸越来越浅,越来越痛苦。我无比清醒的意识到:“我要死了”。我身体的各个系统不受控制地一个接一个停止工作、


我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感到害怕或恐慌。相反,我变得像激光一样专注,专注于生存。我四肢伸开躺在人行道上,有狗狗陪伴着我,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于身体的症状,努力弄清楚下一步该做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和大家分享濒临死亡的真实感受。这种经历总是让人觉得太私人了,不适合谈论。我曾经写过关于濒死给我带来的一种意识,但这还远远不够。我只是不确定我是否能以一种听起来可信和理智的方式来讲述整个故事,更重要的是,要对得起那段经历。在过去的九年里,我一直没有做到这一点。


日月如梭,我看到很多朋友和家人都在为失去亲人而痛苦挣扎。我不禁感到,我的濒死体验让我对死亡有更加深刻的洞悉,这或许可以帮助别人减轻想象“最后时刻”的痛苦——他们脑子里可能在想些什么,他们是否平安到达了另一个世界。因此,冒着听起来荒谬、居高临下或不理智的风险,我要分享一下濒死的感觉——以及我为什么认为你不必担心那最后的时刻。


意识到自己快死了就像是被推进了一个游泳池,你别无他法,只好屏住呼吸,尽力游泳。这是我这辈子最失控的一次,然而唯一的选择就是平静地屈服。我能听见自己的心猛烈地跳动着,我的呼吸才到达气管,但气管的通路正在迅速闭合。我的手掌伸向天空,这时我的狗狗站起来回应我,就像在跟我说:我在这里,我会和你在一起,保护你。“它是个天使,”我确信。它把身体移到我身边,我抬头看着天空,我想这将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刻。


抬眼望去,随处是云。


我再也不会以这样的方式看云了。通常只有小孩子才会注意到这些云,他们的内心充满了光明和活力。我看着这些云在我头上跳舞,就像我小时候看过它们几百次一样,只是这次我看到了一些新的东西。不,我是感觉到了。那是一种有确切意义的感觉,不是宗教艺术的那种意义,而是一种源自目的的深沉的平静感。诚实带来能量,优雅源于自信。


突然云朵开了,就像电影里的一幕。一束光从天空照射到我躺着的地方几英尺前的人行道上。


我的眼睛注视着光线与地面接触的地方,感到有风开始刮起来了,起初很轻,然后越来越大。随后出现一团树叶,沐浴在阳光中,随风起舞。有红色的,橙色的,棕色的,我能感觉到那些颜色。红色充满激情,橙色给人温暖,棕色就像家乡。它们上下旋转,相互环绕交叉。我感到我的嘴角上扬了起来,不由自主地笑了。这些叶子只是以前的叶子,我从来不知道它们如此漂亮。


我被宽恕的情感征服了:不是宽恕别人,而是宽恕我自己。


你可能会认为这都是因为缺氧导致的幻觉。但实际上,我的呼吸每秒钟都在加深。不久,我的呼吸恢复了正常,心脏也停止了悸动。我的身体正在自我疗愈,每一波都真实深刻。


在这一刻,我感到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好像伴随了我好几天,就像是一种情感上的宿醉:我感到完全没有烦恼。这听起来简单,但我不确定在生活中,我们是否真的经历过这种感觉。从童年到成年,大大小小,多多少少的忧虑一直存在。而精神失重的经历告诉我,作为人类状态的一部分,我们承担了太多不必要的负担。


我被宽恕的情感征服了:不是宽恕别人,而是宽恕了我自己。我原谅自己承担了那么多的内疚、压力和恐惧。在那一刻,我感到了一种言语无法形容的平静和轻松。我不知道这在宗教或灵性上代表什么,但我在那一刻与上帝、真理或宇宙的关系是我从未感受过的。


树叶暂停了舞步,云移进来视野,挡住了光线,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我能听到雨的声音,也能感觉到雨,但感觉不到湿润,而是让人感觉像是在沉思,像是退一步的海阔天空。我听到每一滴雨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就像是一曲回荡在我耳边的珍珠交响乐。


过了一会儿,雨停了。周围一片寂静,云朵再次散开,阳光透过云层照射进来。这一次不是一束光,而是一种宽阔的光。这感觉就像电影结束的那一刻,影院的灯光亮起来,你从虚构的电影世界回到真实的世界。


当我躺在那里,回到“真实的世界”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后我听到了什么。“坐起来”,那声音说。我照做了。“现在你可以站起来了”,那声音又说。我依然照做了。“回家吧”,那声音最后说。我还是照做了,有狗狗陪在我身边。


问题是,这不是我用耳朵听到的,而是以其他方式听到的。然而,它响亮而清晰。


我平生第一次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危在旦夕,但我感觉很好。


几个小时后,我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医生说我得了他见过的最严重的肺栓塞。按理说,我是活不下来的。他相信科学,但他只能把我描述为“一个奇迹”。他在医学院教书,他说:“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我都会给学生们讲授你的病例。”


我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几天,丈夫和家人都赶来看我。医生们还不确定我是否能活下来,虽然我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阶段,但血凝块仍有可能再次破裂,这是一种可能致命的并发症。


我看着他们在房里踱步,看着他们忧心忡忡的表情,看着医生每次进来都要记笔记,看着走廊里窃窃私语的讨论。我当然明白他们为什么害怕。然而,我自己仍然不害怕。事实上,我被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征服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感到安全。我平生第一次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危在旦夕,我感觉很好。


无论生或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无论生或死,美犹在,爱永存。爱永不,永不,永不消逝。


从那天起,每当有人对他们失去的亲人痛苦万分时,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我非常想告诉他们,这是一种美妙的转变,我想告诉他们我的所见所闻,让他们知道他们所爱的人经历了美好,而不是痛苦,让他们放心。


但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谬。所以我只是简单的回复“节哀吧。”


我现在分享这个故事,不仅仅是希望它能帮助别人历经死亡,也希望它能帮助我们更好地活下去。你看,在我差点失去自己的生命时,清楚地意识到了一点:我们都承担了太多的负担、内疚和羞耻感。生活的目的,无论你站在宗教、灵性或实用性的立场上,都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真相大白。其实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东西,这也不是我的负担、内疚或羞耻感。这就是…生活。


不管我们是否努力去控制它,就像云彩,太阳,风和雨,生活都在改变。就像树叶从绿色变成黄色,从红色变成棕色一样,我们生活中的人也在改变。有时候,这些东西会一起改变,而有时候,这些东西会各自变化。我所有的负担、内疚和羞愧的根源都是试图避免季节和潮汐的变化,而这都是“应该”的。


但当我躺在水泥地上,无法呼吸,心跳错乱时,真相大白了。其实我什么都控制不了,这也不是我的负担、内疚或羞耻感,这就是…生活。我只是一片在风中飞舞的树叶,对我来说,“应该”意味着跟随变化的趋势,无论它们把我带到哪里。那天,风带我去了很多人去,但是很少有人回来的地方。


当然,这是一次非常私人的经历。但我必须相信它有超越我自己的目的,我必须分享出我所看到的,我所感觉到的,或许还有我所知道的。


死如秋叶之静美,生如夏花之绚烂。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285号

电话:010-84284411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千晨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