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谬误指南 | 20个常见的逻辑错误

发布时间:2022/10/19 00:00      浏览:149
作者:
来源:36Kr.com

01.人身攻击(Ad Hominem)


这是一个拉丁词组,意为“对人”。


人身攻击是对个人的攻击,而不是对论点的攻击。


陷入人身攻击逻辑谬误的人不去关注论点的结构和逻辑,而是试图根据个人特点来反驳对方。


比如,公开地攻击对方的性格或个性,总归来讲是针对这个人的,而不是争论本身。


这在政界经常被称为“抹黑”,如果你看过政治辩论或政治竞选广告,就会对这个很熟悉。


例子:
竞选人1:“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需要实施一套更积极的气候变化法案。


竞选人2:“很抱歉,我们真的要相信一个在大学入学考试中作弊的人说的话吗?”


竞选人2攻击的是竞选人1的个人,而不是论点本身。


02.德克萨斯神枪手(Texas Sharpshooter)


这个谬误的名字是源于一个寓言:


一名德克萨斯人对着谷仓墙壁开了好几枪,然后他走到满是弹孔的墙壁前,在最近的一堆弹孔群画上了一个目标,营造出“神枪手”的假象。

这就像在大量的证据中小心挑选出对自己的观点有利的证据,而忽略那些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例子:
“塔拉(Tara)是一位令人印象深刻且非常成功的餐厅老板。她在公园大道的餐厅总是客满,并且在 Yelp 上获得了很高的评价。”


这可能是真的,但它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塔拉的其他五家餐厅都失败了。


这些精选出来的数据(成功的公园大道餐厅)被用来对塔拉作为餐厅老板的素质的广泛结论,这可能是不准确的。


03.沉没成本谬误(Sunk Cost Fallacy)


这是行为经济学最爱讨论的话题。


沉没成本是指已经投入一项活动且无法收回的经济成本。


比如,不可退款的机票钱和酒店费用,已经投入在一个项目上的时间,或者已经投入在一段关系上的精力,这些都属于沉没成本。


这是一种谬误,认为你应该基于已经付出的一切来做决策,而不考虑未来的成本或最终成功的可能性。


现实情况是,沉没成本是不可挽回的,因此不应将其考虑到有关未来的决定中。


例子:

“太空计划的希望似乎很渺茫,但我们已经投入了这么多,所以必须完成。”


如果太空计划似乎不可能实现其既定目标,那么对该计划的任何额外投资都可能是不合理的。


已经投资大量资金的事实与未来应该投资什么没有关系。


“我真的不想去度假,因为工作太忙了。但我已经付了机票钱,所以还是去吧。”


机票的成本是沉没成本。


如果去度假会给你带来负面效用,那就不应该去。


04.主流思想谬误(Bandwagon Fallacy)


假设大多数人都相信的事情是真理。


“每个人都相信X,所以显然X是正确的。”


这种假设通常是在不考虑有关人员的资格或能力的情况下作出的。


这在工作场所很常见,集体信念(“每个人都是这样做的”)可能会导致流程和系统的崩溃。
例子:

“与我们交谈过的大多数人都表示,集成芯片设计和制造很重要,所以显然你应该参与进来,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推进我们的集成解决方案,而不是转向模块化。”


过分依赖多数人(不考虑这些人是否有资格做这个决定)可能会导致错误的判断。


这就是第一原则思维消亡的地方。


05.稻草人(Straw Man)


先制造一个“稻草人”,然后把它推倒。


有这种逻辑谬误的人忽略了实际的论点,并用一个脆弱的、扭曲的、容易反驳的论点来代替它(这就是所谓的“稻草人”)。


通过用一个弱的论点代替一个强有力的论点,逻辑谬误者能创造一种轻松、迅速的胜利的错觉。


如果操作有效,这是一种智力上的花招,会给观察者留下逻辑谬误者在争论中“赢了”的假象,而现实情况却大不相同。


政客们往往是稻草人谬误的专家。


例子:
竞选人 1:“我认为我们应该专注于当地的气候倡议,并聘请一个团队来跟踪和管理我们的各种项目。


竞选人 2:“直截了当地说,你是在倡导我们把纳税人的钱从学校和安全项目中拿走,并将它们转给昂贵的麦肯锡顾问,为气候项目制作流程图?”


竞选人 2 有效地将论点重新定位为“从学校和安全项目中拿走资金”(这两者对社区都很重要),这使得攻击和反驳对方的论点变得更容易。


06.诉诸权威 (Appeal to Authority)


过分依赖“专家”的观点来支持某一论点。


诉诸权威是一种危险的做法,你必须考虑到所涉领域的权威人物的资格。

根据经验,权威人物的支持可能有利于论点的成立,但不是核心支柱。


例子:

“我们的 CEO 和董事会都认为应该收购竞争对手,所以这一定是正确的举措。”


CEO 和董事会可能没有掌握所有的细节,所以可能没有资格对此事做出判断。


至少,收购竞争对手的决定必须建立在其他补充证据的基础上,而不仅仅是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的点头。


07.后此谬误(Post Hoc Ergo Propter Hoc)


该谬误来源于拉丁习语“post hoc, ergo proter hoc”,意思是“在它之后,也正是由于它”。


这种有缺陷的逻辑遵循一个简单的结构:


  • 事件 B 紧随事件 A

  • 因此,事件 B 一定是由事件 A 引起的

事实是:仅仅因为 B 紧随 A 后发生,并不一定意味着 B 是由 A 引起的。


相关关系≠因果关系。


例子:

"蟋蟀在太阳下山前开始鸣叫,证明蟋蟀能让太阳下山。”


这种极端的例子很容易被识别,但如果隐藏地稍微不明显一些,就可能被后此谬误给骗了。


08.诉诸无知(Personal Incredulity)


你无法理解或相信某事,因此,你认为它不可能是真的。


复杂的主题通常需要大量的前期工作才能理解,所以不能理解某件事不能被用来证明一个论点不合理。


例子:

“人类将在小行星上开采矿物的想法完全是荒谬的。我虽然不是科学家,但很显然这是不可能达到成本效益或效率的,所以永远不会发生。”


提出这一主张的人由于无法理解科学和成本曲线,所以认为它永远不会发生。


他们把自己的个人怀疑渗透到了逻辑之中。


09.非此即彼(False Dilemma)


只提出非黑即白的两种选择方案,但实际上还有更多的选择。


非此即彼逻辑谬误忽略了细微差别和中间的灰色地带,并倾向于极端的立场和结果。


当陷入这种逻辑谬误时,通常会减少妥协的可能性,因为这两个选项相距甚远。


在两极分化的政治世界里,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谬误。


例子:

“选择很简单,要么你选择自由,要么选择压迫。”


政治竞选中经常出现类似的言论。


显然在现实情况中,还有更多的选择,但非此即彼的逻辑谬误创造了一个“人们必须选择一边”的场景。


10.举证责任(Burden of Proof)


犯举证责任逻辑谬误的人利用对方无力提供证据证明某项主张是错误的,作为证明该主张是正确的理由。


但是,缺乏反驳证据不能被认为存在支持证据。


例子:
蒂姆:“超自然现象显然是真实存在的。


伊丽莎白:“不,不是。拜托,这太荒唐了。”


蒂姆:“你拿不出证据证明它不是真的,所以它显然是真的。”


蒂姆利用缺乏可反驳的证据来支持他主张的有效性。


伊丽莎白可以使用希钦斯的剃刀(凡是无证据的断言,也可以无证据地驳回)来反驳他。


11.红鲱鱼(Red Herring)


红鲱鱼(Red Herring)这个词来自于猎狗训练界:


猎犬训练师需要设计一种好的方法来训练狗专注于目标气味。


狗有敏锐的嗅觉,但它们也很容易分心。


为了培养这种专注力,训练师的策略是用一条有臭味的鱼。


鲱鱼是一种红棕色的鱼,鼻子有刺鼻的气味。


在训练过程中,训练师会引入鲱鱼作为一种分散注意力的气味,以测试狗是否能够保持专注。


就这样,“红鲱鱼”成为了分心的同义词。


利用红鲱鱼逻辑谬误的人会用一个看似相关、但实际上不相关的论点分散争论的注意力。


这样讨论就会被转移到一个新的论点,在这个论点中,他更容易做出回应并获胜。


例子:
工人:“真不敢相信,你每小时只付给我们 15 美元。市场价格要高得多。


经理:“想当初我在仓库工作的时候,比这工作条件更差,每小时才 10 美元,你们现在已经很好了。”


管理者的个人经验与工人提出的市场价格无关。


这位经理利用逻辑谬误将讨论的焦点转移到了每小时工资和工作条件的发展上,而不是当前的市场问题。


12.没有真正的苏格兰人(No True Scotsman)


“诉诸纯洁”的特点是改变原有的论点,以逃避反论点。


你提出了一个观点,并受到了别人的反对,于是试图用“诉诸纯洁”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观点。


例子:
杰里米:“苏格兰人在喝苏格兰威士忌时从来不加苏打水。


查尔斯:“我是苏格兰人,我喝苏格兰威士忌就加苏打水。”


杰里米:“那你一定不是一个‘真正的苏格兰人’!”


杰里米在这里就犯了“没有真正的苏格兰人”的谬误。


13.草率概括(Hasty Generalization)


简而言之,过早下结论。


在非实质性的、狭隘的证据基础上得出重大的、深远的或广泛的结论。


收集或产生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所声称的结论是是很常见的事情,这并不意味着结论是绝对错误的,但这确实意味着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证明它是正确的。


例子:

“世界上最长寿的人说,他长寿的秘诀包括抽烟、喝酒、和朋友一起欢笑。我就知道抽烟喝酒对你没坏处!”


首先,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但更重要的是,在样本量为1的基础上得出这样的结论显然是草率的。


这里的证据很狭窄,最多只能说是轶事,因此无法得出真正的结论。


14.缺乏推理(Non-Sequitur)


结论不是从前提逻辑推导出来的。所提出的证据很少或根本没有为这一论点提供实际支持。


例子:

“查尔斯晚餐吃鱼,谈吐文雅,所以他一定是个银行家。”


相对于证据,这个结论似乎是随机的、凭空捏造的。


这是一种最不合理的推论。


15.诉诸虚伪(Tu Quoque)


Tu Quoque 在来自拉丁语中是“你也一样”的意思,tu("you")quoque("also"),利用这个逻辑谬误的人,试图通过指出对手个人行为与其论点不一致,来反驳对手的论点。


这种做法针对的是对手的虚伪,而不是对手的论据。


这个逻辑技巧很简单,但在政治辩论中出奇地有效。


例子:
竞选人 1:“接受 1000 万美元可疑资金确实让我的对手的诚信受到了质疑。


竞选人 2:“不要质疑我的诚信,看看你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竞选人 2 并没有针对竞选人1所提到的行为而进行反驳,而是选择攻击竞选人 1 的伪善来驳斥他的论点。


竞选人 1 可能确实诚信度较低,但这与竞选人2的诚信度的争论没有关系。


16.滑坡谬误(Slippery Slope)


争论一开始看起来是正常的,但辩论者慢慢地用一系列连续的步骤推导出一个更激进、更极端的终点。


从表面上看,这个论点很有说服力(没有哪一步看起来很荒谬),但将多个步骤串联起来是极不可能的。


其中任何一件事都可能有合理的发生概率,但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并且按照正确的顺序发生,几乎是不可能的。


例子:

政治家:“如果我们使低级毒品犯罪合法化,犯罪分子就将获得合法利润,投资更广泛的非法网络,招募新的团队,并扩展到新的地区。所以我们必须严厉打击所有犯罪,即使是低级的毒品犯罪,否则就会迅速失控。”


第一步(获得合法利润)看似合理,但后续的步骤都是没有证据支持的假设。无害的起点导致了一个极端的终点,而这个极端的终点被用作论证的理由。


17. 内定结论谬误(Begging the Question)


循环推理的一般形式为:


  • 如果 A,那么 B

  • 如果 B,那么 A

这个论点是循环的,它可能会让你陷入悖论。


“内定结论”就是一种循环推理的形式,在这种论证中,结论已经包含在前提中,论证的前提假定结论是正确的。


18.既定观点问题(Loaded Question)


“既定观点问题”是一个在问题中内置了假设的问题,这种问题具有典型的诱导性和煽动性。


接受问题的个人被迫对这个假设做出回应,尽管它可能是毫无根据的、无关紧要的。


这让被提问者处于一种无力的状态,他们无法回到最初的讨论或论点。


19.模棱两可(Equivocation)


模棱两可逻辑谬误来自词根“equal”和“voice”,一个单词或短语可以表达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


保持模棱两可是被告的一种典型策略。


当罪犯以一种有意误导的方式使用一个词、短语或句子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这个词、短语或句子听起来像是在说一件事,但实际上是在说别的东西。


例子:
警察:“是你从家里偷的电视吗?


被告:“我绝不会拿走不属于我的东西!”


被告可能认为电视理应是她的,所以说她永远不会拿走不属于她的东西,她是在否认罪行,而没有明确说明她有没有拿走电视。


20.谬误之谬误(Fallacy Fallacy)


如果使用谬误来论证一个主张,则错误地假设该主张必须是错误的,这就是“谬误之谬误”。


仅仅因为某人对某项主张的论证不足,并不意味着该主张本身就是绝对错误的。


这可能仍然是真的,尽管论证得很糟糕。


例子:

“保罗,恕我直言,你关于‘纯素食有益健康’的论点显然是建立在草率的归纳基础上的,所以这是错误的,你错了。因此,素食主义并不健康。”


论证不足不代表没有证据。保罗可能没能证明素食主义是健康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健康。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隐私政策 | 京ICP备09041035号-2

电话:北京总部010-58696306,上海OFFICE:021-52285671    总部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混沌鸿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