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潮中大受打击,用户研究工作真的没有价值吗?

发布时间:2024/04/30 00:00      浏览:95
作者:Judd Antin
来源:龙睿观通出海用户研究团队
前言:这篇由Judd Antin 写的《UX Research Reckoning is Here》的文章在海外用户研究的圈子里当时真的是引起轩然大波,文中的观点非常犀利,为什么大家觉得自己的用户研究工作没有价值,可以看看这篇,欢迎留言讨论。

Peron核心观点:

1. 微观用户研究(基于技术可用性,眼动追踪和详细的交互开发等)肯定是有价值的,但是无法构成用户研究人员的专业壁垒,容易被产品/运营/设计等替代,他们自己也能做,所以是没有未来的

2. 中观用户研究(其实可以理解为那些基础研究),无法直接提供落地价值,只能通过赋能业务方认知提升来间接创造价值,并不是说完全没有价值,而是难以衡量,需要控制好占比

3. 宏观用户研究(战略用户研究),是真正有技术含量、价值最高的用户研究项目类型,但需要综合案头研究、大数据、用户研究等来实现。所以只懂用户研究是不行的;此外要习惯与高管沟通,工作与汇报语言体系要全部更换为简洁有力的高管语言沟通体系,这里面有很大的挑战

正文:

用户体验研究团队在裁员潮中大受打击,成百上千的用户体验研究员(UXR)失去了工作。

这不仅仅是经济危机,过去15年的用户体验研究正在消亡。

如果要让这个行业存活并且繁荣发展,我们必须适应,而且要迅速适应。

1)黄金时代

过去15年是用户体验研究的黄金时代。

在不断扩张的设计部门的推动下,研究员的数量也成比例增加。

公司也乐意尝试多学科、人机交互驱动的用户体验研究提供的价值。

黄金时代的高薪用户体验研究工作仿佛从天而降,行业遍地都是工作机会。

我也帮助Facebook的UXR团队从十几人增长到超过100人,然后在Facebook/Meta从100人增长到超过1000名研究员的同一时间段内为Airbnb做了同样的事情。

到处都是空缺的职位,竞争激烈的招聘,和高额的预算。

那是为什么会走到今天的呢?

2)用研价值的审判

公司裁员是对商业价值做出判断。

当用户研究人员不成比例地遭到裁员时,其含义相当明显。

你可能在想:

“他们就是不懂,我们太被误解了。UXR的困境是通过洞察,让其他人用来推动商业价值。从未引导路线图,没有一席之地,而我们却被遗忘,最终只能被裁掉。”

我领导研究团队多年,我想过也说过很多这些话。

但现在我有了不同的想法:这些都不重要。

如果过去15年的用户体验研究还没有证明其自身的价值,我们唯一应该问的问题是:为什么没有?

更有必要的是向内看,弄清楚我们如何能更好地为UXR的未来定位。

3)错误的研究

如果说过去15年用户体验研究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忙。

怎么可能这么忙,却又没有提供足够的商业价值?我认为我们一直在做错误的研究。

用户体验研究员需要做的工作有三种:

  • 宏观战略研究:以商业为首,以未来为导向提供指导宏观商业决策的具体框架

  • 中等范围研究:专注于用户理解和产品开发

  • 微观研究:技术可用性,眼动追踪和详细的交互开发

用户体验研究面临这种审判的最大原因是我们做了太多的中等范围研究。

中等范围研究是对研究人员来说颇具吸引力,但对实际产品和设计工作的增效只有边际递增。

它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人们对UXR的最糟糕的评价和想法。这么多的中等范围研究并没有带来足够的商业价值:

  • 用户如何看待/使用某个功能?

  • 用户的担忧或挑战是什么?

  • 为什么用户使用/不使用某个功能?

就算研究员能清楚的沟通他们的发现,中等范围的发现通常倾向于描述性,很难转化为具体的建议。

因此很容易被挑剔或忽略,触发事后偏见:”研究人员工作几个月只是告诉我们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的刻板印象。”

这些都弱化了研究所谓的商业价值。

4)商业>用户

出色的用户体验和利润并不是完全对立的,但当必须做出选择时,利润总是>用户。

研究人员通常反感利润为先,许多公司也试图优先考虑积极的个人和社会结果。

我很尊重,但现实也展示了在面对糟糕的季度报告时,这些承诺很快分崩离析。

产品流程常常围绕着理解用户是开发产品所必需的前提建立 —— 这是个谎言。

实际上,不需要这种研究就很容易开发出能赚钱的产品,很多公司也一直在这样做。

你可能会说没有研究就不容易开发出好产品,这也不一定成立。

原因有二:

首先,设计师、工程师和产品人员也能更快接触到用户。

现代数据科学让每个人都相信他们可以在没有研究的情况下挑选赢家,只需要进行A/B测试!

其次,用户会为了使用有用的产品而忍受大量糟糕的用户体验。

只要他们在点击、参与、购买,这就没关系。

5)如何拒绝

在过去的15年中,中等范围研究占满了用研的工作,而我们没有拒绝。

产品经理喜欢提出中等范围的研究要求,来证明他们的团队协作不会独自做出的决定。

设计师更喜欢中等范围的研究,这符合设计流程。

高管喜欢中等范围的研究,因为他们并不真正理解用户体验研究的用途,但还是想证明自己以用户为中心的,但最终还是会根据自己的意见做决定。

这就是我们在过去15年中花费了大量时间,最终不足以证明我们投资的精力和工作。

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6)接下来的15年

我是现实主义者,我仍然乐观于这个职能可以重新定位、提供商业价值。

我们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承担商业责任。

这个行业基于出售货品和创造股东价值。

用户体验研究需要找到一种驱动商业和用户为中心的平衡,这会改变我们价值。

赤裸裸的资本主义是不好的,我并不是在建议用户体验研究放弃用户、同理心和正义。

我建议的是,只有我们找到商业价值驱动,才会有位置推动这些目标。

将90%的努力重新聚焦于微观和宏观研究

我们在微观研究方面投资严重不足。

技术可用性测试、眼动追踪、和具体交互及流程的详细研究在用户研究的早期比过去15年更常见。

设计师可能认为他们做的可用性研究也很不错。

如果真是这样,软件就会比现在好用得多。

出色的微观研究是高度技术化和专业化的。

它将用户体验置于显微镜下。

微观、技术性的用户体验研究可能并不总是有趣的,但它推动了商业价值。当研究使产品更易用时,参与度提高了,流失率降低了 ——双赢。

另外,我也从未碰到过微观研究不能同时产生有价值的中等范围洞察。

所以微观研究不仅推动了商业价值,同时也能提供大部分中等范围的价值。

同时,我们需要在宏观研究方面做得更好。

"战略性"通常是研究人员在LinkedIn上想听起来更高级时使用的流行词。

在这种情况下,它有一个具体的含义:战略性研究帮助公司决定长期目标、优先事项和实现它们的方法。

  • 董事会需要哪些洞察才能决定并购策略?

  • 公司下半年应如何优先考虑商业目标?

  • 接下来的3-5年,高管应关注哪些用户问题、产品和设计趋势?

  • 哪些消费者趋势对业务真正重要,我们应如何将它们转化为行动?

过誉的“讲故事能力”

出色的宏观研究是多方法的——桌面、量化和定性研究的结合。

它提供的是优先事项和框架,而不是答案或假设。

毫无疑问,宏观研究是以商业为首、未来为导向的。

而且它需要与高管直接合作,消除可能稀释研究商业价值的传话者。

但宏观研究需要一些技能,很少有研究员真正具备。

比如商业理解、提炼洞察和与高管沟通。

我们需要停止过多讨论讲故事和叙述。

比这更重要的是学会用高管能认同并喜欢的语言,简洁有力地谈论业务和产品。

一个用户体验研究人员如果调整工作重心,主要做微观和宏观研究,我们下一个15年提供的商业价值将毫无疑问。

我们并不孤单,UX设计师也面临着类似的怀疑。

但从社交媒体上的对话来看,我看不到最有成效的方法。

有太多的惊慌失措,归咎于他们未能认识到UX所处的商业系统的现实。

我坚信研究仍然是关键的角色,最成功的公司仍然需要有研究员在他们的团队中。

但他们所做的工作和核心技能将会有所不同。

我们站在未来的风口上,要意识到过去15年更像是愚人的黄金时代而不是真正的黄金时代。

不过这也没关系,研究人员都是终身学习者,我们知道如何很快适应。

© 2011~2015 3 北京勺海市场调查有限责任公司 | 隐私政策 | 京ICP备09041035号-2

电话:北京总部010-58696306,上海OFFICE:021-52285671    总部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18号楼1506室   技术支持:混沌鸿蒙